關於部落格
  • 8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ガゼット】虛/UA







幽暗一隅,栓不緊的水滴聲答答作響。如同我為了某人而緩緩落下的,在那靜謐的區域。
懶散地倚臥在一旁,那曾經溫存過的某處,如今卻空蕩的黑暗。沒有你在的地方,什麼我都不想卻觸碰﹔就靜靜的觀望也罷。
「一點也不適合的啊……」麗。

腐敗而伴隨著惡氣,濕軟鬆散的土壤不平均地突起,範圍不小。
「潮濕的感覺,一定很不舒服吧……」
雙手沒入,被土壤愛撫著。找尋著某樣東西,卻盡是被濕冷的噁心包覆。
「早就不在了,不是嗎。」麗。


拾起地上一片楓紅,在那抬頭而後所展露的笑顏一覽無疑。不可否認的,那是最美的笑容,亦是我最初為你畫下最完美的結論。
「今年楓葉早紅了……」
望向那角的楓樹,少數幾片依舊黃綠色。「今年過得還好嗎?」倚靠著樹幹,將花束擺放一旁,亦拾起一片。
「あおい……」完美的弧度緩緩道出熟識的名字。

 
「你早該死心了!」怒斥的面容,即便見著你也會消散一些。「你對死人到底在眷戀什麼?我不是那個あおい啊!」
憤怒、平靜而後失笑,是我。對於她的存在,我似乎在這方面顯得過度吝嗇,畢竟那只是個象徵性的歸屬。並不足以代表什麼,並不能夠代表它的存在能就此將你奪去。
但我卻驚恐的不知所措,麗。
「葵……」彷若回到當時,那口氣猶如你輕喚她名字般的輕柔。「我沒有任何眷戀,沒有任何取代。你還是你,她還是她。」
始終無法清晰地劃分,我對於你又或是你對於她。


挪動身子,在那棵楓樹下所立的是個墓碑。至使至終,他都獨自與墓碑對話,未曾間斷。
「濕冷的,應該很不舒服。」雙手逐漸靠近那地面,隨後在幾近接觸時──停下。
只是軀殼般的幌子,事實上裡面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沒有。
默默滴下的,或許是思念的產物,又,那僅僅只是我期待他所為我落下的?
 淺笑。別了,那是只是妄想。
「妳一點都不適合在這……」


冰冷輕柔地滑過,顫抖地每一吋都是被你觸及過後的反應。那微微弓起的某處,正享樂於被舔舐的溼熱。「嗄……」
刺及背脊的竄起,非自我本能地低吟。「麗、更多……」忽視掉那急欲翻覆的快感,索求著兩人彼此的肉體接觸。
停止──
沿著唇線的弧度撫摸,而後在那黑色的環繞。豐郁的唇瓣,因勾起一絲趣味而顯得有些弧度。「葵,這東西真適合你。」
貼近,雙唇的接觸,些微的斗動、氣息都使得你想侵入的念頭。


就此腐敗、糜爛下去吧。弧度逐漸綻開,在手下的冰冷是你……
猶如花朵般的,亦猶如那時候的你。 「……」


驚悚地笑聲,跪求在你面前?不、那只是個軀殼,裡面什麼都沒有。
失笑徜徉在空地回蕩,握在掌心的土壤都佔滿你的味道。我似乎清楚地體會到你當時為她落下的每滴珍貴。
猶如現在的我一樣,為著你的離去而感到某樣東西瞬間被抽離開的痛楚。
 那慘白的臉蛋就此烙印在心中,自私地將你永存在我內心。
「我真的很愛你,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