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アリス九號】曖昧/虎生日賀文

其實,五年的相處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剛好介於微妙的地方。我沒有過度的敏銳嗅覺,但對你卻有過度的情誼……

我感受不到我們是否有相同的交集,曖昧的相處方式糾扯了我們五年。能否在那天,接受我……就算是我自多情也罷,也好讓我死心。

我還記得你曾經說過,『在生日那天,如果暗戀的人向自己表白,那比任何禮物都還來得貴重』。這句話一直存在我心中。當那你說那句話的時候,臉上是多幸福的樣子。

那時候的我已經決定了,那個決定至今尚未更改過。『是啊……一生都不會忘記的禮物……』

觸摸著虎慣性睡覺的位置,身上所擁有的味道總能讓将心安,即使虎不在身邊。

看著月曆上的日期,剛好再過一天就是虎的生日了。也剛好,明天可以實現将的決定,曖昧可以結束了?

将一身輕便地走出虎家,為了打理明天生日的事情,要早一天去訂蛋糕,要早一天去準備。

隱藏不住滿溢幸福的笑臉,手持著蛋糕的訂單走出店外。眼神飄向對街熟悉的身影,那背影将記得是誰,但他卻不認得虎身邊的人。

望著他們的背影良久,還隱約能夠看到虎的笑容。手熟悉的搭上那人的肩上,乍看之下真的是一對。

苦笑了一下,我不該吃這種醋,我們沒有過約束,你沒對我說過『我愛你』,我也沒有過度表態,這只是曖昧。

我沒有吃醋的權利,這是那個人該擁有的,陪完了明天,就該鬆手了。


那晚,虎很晚才回來,身上多了點酒味。

「虎,你怎麼喝酒了?」被吵雜的聲音驚醒,攙扶了虎進了屋內﹔不是他的味道了,參雜了些許奇異,是下午那人的吧?!

「我還要再喝啊……」拍掉将的手,心居然有莫名的空虛。無所謂的啊……是該滿足的了。

「你別這樣啊……我扶你上床去。」再次將虎扶到床上,這是虎最後的任性,也是将最後的付出。

驀地,虎將将拉下。感受到了……虎雙唇的溫度。眼淚,說什麼也止不住。「住手!」推著虎的胸膛,狼狽地模樣一定很可笑。

「別離開我啊!」霸道地扯下身上蔽體的衣物,轉而將将壓制在下方。

眼淚啊……能不能就此停止?我還不想在最後這麼醜陋地看著他。「我沒有要離開你啊,我拜託你別這樣!」

「你說謊!」虎纖細的手指勾起了将的下顎,充滿噁心的觸感,似乎意味著虎接下來的踰矩。

再次低下,吸允著雙唇,那味道是鹹的。将無法抗拒著,虎的力道遠遠大於;好想死、好想就此死亡。

「還喜歡嗎!其實你很享樂於此吧。」拉開彼此的臉,虎的臉龐居然讓将感到惶恐;不是這樣的,我沒有這麼下賤!

啪──打在虎臉上的巴掌,就等於是對将自我傷害。「我不是那種人!我……我好討厭你啊!他比較適合你……我不配。」像是陪酒般的女人一樣,最後将居然是衣衫不整地逃離。

自我了結五年的微妙關係,日子居然還是他生日的前夕。很痛的,痛到将想死。「為什麼你要扭曲它……你自己應該也很明白才對啊……」

我很狼狽,即使我現在還在門外。那道門阻隔了我們,也阻隔了我的愛。

是誰,遞出友善的衛生紙?又是誰,讓我在他胸膛裡大哭?味道,好熟悉。


「喂,你寶貝哭得好慘。醜死了,你怎麼會愛上他啊?」模糊的聲音,從未聽過。

「天啊……你是白痴嘛?這樣做他不氣死才怪!」

「唉,反正你快過來。你應該也不希望生日一個人過吧?」

眼睛好痛……陽光的照耀,刺痛了将的雙眼。不熟悉、一點也不熟悉的擺設。

「啊,你醒拉?我去倒杯水給你吧。」那人的背影,即為昨天下午的那個人。也的確,他比将好多了,一定是虎喜歡的類型吧。

味道,昨晚殘留在虎身上的味道。他們果然在一起了吧。

「我先聲明,虎愛的人不是我。所以你別用那表情看我。」水杯在将眼前晃了些;無法接過,因為将還在思考他的話。

「虎那白痴……你一定受傷了吧?」拉起将的手,將杯子塞進手裡。

「不好意思,我叫沙我。我跟虎只是好朋友,我跟他根本不可能有關係。就算我拜託你了,別再用那表情看我了。」

「對不起……」低下頭,那杯子倒映出了将的臉。一定很醜陋吧──小原一将?

「該道歉的人應該是我。居然破壞了你們的感情。」

「沒的事。是我亂吃醋……」轉呀轉的……醞釀著溫熱的淚液。

「其實,虎都知道,他很明白自己要的是什麼。但他也害怕自己走錯……但我沒想到他居然借酒壯膽。」聽到沙我所說的這些,将很感動……至少他知道自己不是單向的付出,至少、至少虎有感覺到了。

滴落。不偏不倚地剛好滴進杯內。

「你就別哭了,這樣很醜耶!等等那白痴來萬一以為我是在欺負你那還得了……」被抬起的臉,被曾未觸碰過的手抹掉一些。

愛,真的好折磨,但卻又會讓你沉溺。想收回了,昨晚那不成熟的話。

門鈴突然乍然響起。「說白痴,白痴馬上就到了。」

「嗤。」虎推開了沙我,臉上滿是不捨。沉默──眼神代表了一切,彼此的痛只有彼此明瞭。

「對不起。」幾乎是同時說出,而後虎笑了,将也笑了。

「等、等等。這裡是我家耶,別在這裡親熱起來啊!算了,你們快回去慶祝生日啦。萬一小直來怎麼辦!」

「你只顧著你的小直!」


「小直,是沙我的?」問得保留,但也淺顯易懂。

「是呀。那傢伙的個性也會有人要嘛。」虎沾起些許奶油品嚐著,那動作居然吸引了将的目光。

太過於專注,被虎捕捉到眼神。羞赧地低下頭,默默地吃著蛋糕。「你還記得『一生都不會忘記的禮物』嗎?」

「我當然記得。我說過的話,我不會忘記。因為,那是對你說的。」靠近。聽得到虎急促的呼吸聲,還有香味啊……将最愛的那香味。

剛才的鮮奶油,還殘留些許在嘴角。貼近,舔掉。

沒有過多的思考,一切都是順其自然。虎詫異的臉,将盡收眼底。「這樣,好嗎?」被冷落的蛋糕,将已經無心動它。

「不是說……很好。應該由我主動。」果不其然,太過於主動就會失控。現在,已經失控了。而且,是将失控。

顧不得所謂的主動、不主動,覆上虎的雙唇,忘情地享受著,彼此的舌尖彼此玩弄。悶哼聲不斷,更多、還要更多……

雙手扯開包覆虎身軀的贅衣,離開虎的雙唇,隱約出現一道銀絲。「這樣還不好嗎?」將虎壓倒,在白皙皮膚上吸允著,紅點一個個地落下。

「我說你啊……別太過分了!」不滿被壓在下身,雖然是強硬的話語,但表情卻展露一切,其實虎也按耐不住了。

笑了,将明顯地扯動著嘴角。手自然地攬上虎的頸項,貼近。「天野真志,我很愛你──我比誰都還要愛你!」這話,是在虎耳邊說的。

「我就在等這句啊……」舔舐著,濕熱感從耳後根竄起。躲避,太過敏的部位被侵犯,欲拒還迎般的只能任由虎擺佈。被動地僅能粗嗄的喘息著,觸碰虎身體,像迷路般地小孩正在找尋著虎的敏感。

微開的弧度,是在嘲弄将的笨拙。「在摸什麼呀你……」只見虎低身俯下,也退去将身上的衣物,而後親吻著胸前因刺激轉而硬挺的蓓蕾。

「啊……」伸手埋入虎的髮間,低沉逸出的呻吟是将從未聽過。「虎、敏感……點在哪……」不甘被玩弄的心態,細碎地擠出話語,緋色紅潮不斷。

只見虎停下一切的動作,輕輕地抓起将的手移動,「在這裡啊……」最後的落點是,身下的熾熱。

羞澀地將臉撇至一旁,不讓虎看見的窘樣。「唔。」突如其來的侵入,雖然驚愕幾秒但很快地跟上了步調。充富技巧性的吻,令将的頭發暈。

手沿著身體線條直至而下,停留在腹部上方畫圈著。「嗄、好癢……」扭動著身軀,手糾扯著還殘留溫度的衣物。

「等等就不癢了嗄。」低頭俯下解開褲頭,一併褪下。毫無衣物遮蔽著,将稍打了個冷顫。「別看啊……」

「很美的啊……」手掌覆上将身下的分身,或輕或重地在上面施加壓力。「不、不能這樣。」将搖晃著腦袋,輕咬著下唇的模樣簡直誘人。

「啊……叫出來,別咬!」停止施力,轉而抽動著。不僅逗弄著将的分身,嘴唇也不忘將焦點轉移至胸前的櫻丘。

「啊、停止啊……」眉宇間糾扯著,悅耳的叫聲自将嘴裡逸出。「這聲音挺棒的啊……」將将的雙手往上困住,靈活的舌頭在将的胸膛上殘留了一行又一行的液體。

「夠了……不、啊──」幾經折磨後,身下溢出乳白色液體。「呼哈、哈……」現下的氧氣似乎無法滿足将,僅能大口地喘息著。

「弄髒了啊……」將充滿體液的右手靠近将的臉前,「這是你對我愛的証明嗎?」邪惡的笑容漾在虎的嘴角上。

分開将的雙腳,將雙腿抬高,「這裡……應該很需要吧?」不待将的回答,虎的手指一根又一根地進入将的體內。

像是被撕裂般的慘痛侵入著身體,身體下意識地弓起。「好痛、停止啊……」

對於将的叫喊,虎打算不予理會,依然恣意地在他體內進出。「你的這裡可沒有在拒絕呢。它比你坦白多了。」

對於虎的侵入,将已經漸漸習慣。「虎、啊……」稍稍晃動著腰部,試圖讓虎更加深入。

虎見狀立即將手指抽離,取而代之的是虎的熾熱。「啊──」

虎將癱軟的将環抱至身上,讓彼此更加貼近、深入。「你的樣子還真美啊……」上下晃動著将的腰枝,每每晃動都令将嬌喘不止。

搭在虎肩上的手,不曾鬆開過。「虎、嗄……快啊──」


虛軟的将安穩地睡在虎身旁,臉上幸福的模樣可想而知。就連睡覺,也要握著虎的手才肯乖乖入睡。

「讓你久等了……将。」觸上微濕的頭髮,繼而撫摸。

「這東西,真是得來不易。」當虎說這句時,手是指向将的心臟。

「虎……」将並沒有睜開雙眼,顯然他是夢見虎了。「說好了,不會分開……」

「才不會分開!因為,今年的生日願望還是一樣。」

我要将幸福,我要跟他一起幸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