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アリス九號】眷戀/TS(一)

 

 

 

 

 

 

 

 

 

 

 

 

 

 

 

 

 

 

 

 

「對你只是眷戀,不是愛戀。如果我給你後者的錯覺,我只能說抱歉。」

 

 

 

 

 

 

 

 

 

 

 

 

 

 

 

 

 

 

 

 

睜愣半晌,才得以反應回來,「你說這什麼話!你給我解釋清楚!」揪抓著NAO的衣領,忍住將要潰堤的淚水。

 

 

 

 

 

 

 

 

 

 

 

 

 

 

 

 

 

 

 

 

「還不夠清楚嗎?你只是替、代、品。」咬字清晰地竄進耳裡,再也止不住了,無法遏制的淚水,一道道地滑過側臉。

 

 

 

 

 

 

 

 

 

 

 

 

 

 

 

 

 

 

 

 

「差勁!」毫不留情地賞了巴掌,聲響清晰地宛若方才刺耳的話語灌進彼此的耳裡。

 

 

 

 

 

 

 

 

 

 

 

 

 

 

 

 

 

 

 

 

「不管是差勁也好,巴掌也好。如果這樣能了結你的恨意,那我很樂意。」NAO撫著臉頰,臉上帶著是笑容。

 

 

 

 

 

 

 

 

 

 

 

 

 

 

 

 

 

 

 

 

「連最後也要對我這麼溫柔嗎……」癱軟地倚靠在他身上,這是最後的眷戀了,以後再也不會有了……

 

 

 

 

 

 

 

 

 

 

 

 

 

 

 

 

 

 

 

 

「最後的我只能這樣。」沒有推阻掉我的倚靠,正因為如此,我才漸漸喜歡NAO的。

 

 

 

 

 

 

 

 

 

 

 

 

 

 

 

 

 

 

 

 

不經意的溫柔總是令人感到溫暖,但也因為如此,才會被這份溫柔給傷得透徹吧。

 

 

 

 

 

 

 

 

 

 

 

 

 

 

 

 

 

 

 

 

總是扮演著任性角色的我,一定無法配得起他吧。我不是替代品,僅是他想找回曾經的那份慰藉……說到底還是替代品。

 

 

 

 

 

 

 

 

 

 

 

 

 

 

 

 

 

 

 

 

身上還殘留著你的體溫,我不想就此鬆手,但那已經離我遠去了。你最後的話,還深刻地印在我腦海裡。

 

 

 

 

 

 

 

 

 

 

 

 

 

 

 

 

 

 

 

 

『你對我的感覺是愛戀,但我很單純的僅是眷戀。無法接受的我,只能出此下策。』

 

 

 

 

 

 

 

 

 

 

 

 

 

 

 

 

 

 

 

 

那天,是雨天。獨自一個人很難受的啊……尤其是雨打落在身體的感覺,更教人孤獨。所以我說,我討厭死雨天。

 

 

 

 

 

 

 

 

 

 

 

 

 

 

 

 

 

 

 

 

「你……沒事吧?」一抹幽暗的影子擋住了原本灑落在身上亮光,撐著傘的他看起來似乎很高大。

 

 

 

 

 

 

 

 

 

 

 

 

 

 

 

 

 

 

 

 

沒聽到我的答覆,只見他蹲了下來,拍掉一些被刷白過後的金色頭髮上所殘留下的水滴。「這樣會感冒喔。」

 

 

 

 

 

 

 

 

 

 

 

 

 

 

 

 

 

 

 

 

「不需要你多管閒事!」拍掉他撐著傘的左手。雨,也毫不留情地打落在他身上了。

 

 

 

 

 

 

 

 

 

 

 

 

 

 

 

 

 

 

 

 

「如果這樣能夠了結你的不快,那我很樂意陪你一起淋雨。」不虛偽的弧度,是為了什麼而展露?

 

 

 

 

 

 

 

 

 

 

 

 

 

 

 

 

 

 

 

 

而我是為了什麼潰堤?

 

 

 

 

 

 

 

 

 

 

 

 

 

 

 

 

 

 

 

 

第一次遇到這麼相像你的人、第一次投入陌生人的懷抱、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哭泣、第一次……有人關心我。

 

 

 

 

 

 

 

 

 

 

 

 

 

 

 

 

 

 

 

 

「你、你怎麼了?」手忙腳亂的你,根本不清楚事情的所有。我卻像個小孩般在你懷裡哭泣,是什麼時候開始,我變得如此厚顏。

 

 

 

 

 

 

 

 

 

 

 

 

 

 

 

 

 

 

 

 

NAO你這個笨蛋、笨蛋……」漸漸地,我的聲音越來越模糊,視線也黑了一片。

 

 

 

 

 

 

 

 

 

 

 

 

 

 

 

 

 

 

 

 

 

 

 

 

 

 

 

 

 

 

 

 

 

 

 

 

 

 

 

 

如果說,第一次就住在陌生人的家,那表示這個人很隨便。那我是隨便的人吧?!

 

 

 

 

 

 

 

 

 

 

 

 

 

 

 

 

 

 

 

 

「醒了?」他的臉,我看清楚了。比起NAO,他的確更搶眼。但……心還在他那裡,還沒收拾回來。

 

 

 

 

 

 

 

 

 

 

 

 

 

 

 

 

 

 

 

 

「嗯。不好意思打擾你了,我要離開了。」站起身,一陣暈眩席捲。撐著頭,搖晃地倒在堅硬的胸膛上。

 

 

 

 

 

 

 

 

 

 

 

 

 

 

 

 

 

 

 

 

「你發燒還沒好……」是女香,淡淡的女香。

 

 

 

 

 

 

 

 

 

 

 

 

 

 

 

 

 

 

 

 

「對、對不起。」離開那胸膛了。體溫……我還眷戀著。我也還眷戀著香味。原來,這就是眷戀。

 

 

 

 

 

 

 

 

 

 

 

 

 

 

 

 

 

 

 

 

「休息吧。多留幾天無所謂的。」他的溫柔,跟你的溫柔,剛好相反。不是不經意,是無時無刻的。

 

 

 

 

 

 

 

 

 

 

 

 

 

 

 

 

 

 

 

 

像是被催眠般,聽話地躺回了床上。在這裡,似乎學會平靜了。但還是會念起你的臉,我們的過往。假象──

 

 

 

 

 

 

 

 

 

 

 

 

 

 

 

 

 

 

 

 

你的存在,對我而言或許會是好的。但我還無法忘記,可以容許我自私地在你的懷裡卻想著他的臉,好嗎?

 

 

 

 

 

 

 

 

 

 

 

 

 

 

 

 

 

 

 

 

這天,也是雨天。對雨天,已經漸漸不再討厭了。我可以試著去改觀了,但以現在的我,應該還是不能。因為那或許也是──假象。

 

 

 

 

 

 

 

 

 

 

 

 

 

 

 

 

 

 

 

 

 

 

 

 

 

 

 

 

 

 

 

 

 

 

 

 

 

 

 

 

混惡地躺在這人的家裡好久,這已經不算『休息』了,同居會比較貼切吧?

 

 

 

 

 

 

 

 

 

 

 

 

 

 

 

 

 

 

 

 

「退燒了吧?」微濕的頭髮上還殘留著幾滴水珠,顯然他才剛洗完澡。

 

 

 

 

 

 

 

 

 

 

 

 

 

 

 

 

 

 

 

 

驀然地點頭著,「你頭髮還沒乾耶……」伸手觸碰著他微捲的頭髮,觸感極佳,不輸女人的頭髮。

 

 

 

 

 

 

 

 

 

 

 

 

 

 

 

 

 

 

 

 

「無所謂。」抓住了我不安分的手,反射性地嘗試抽回,卻徒勞無功。「幹、幹什麼?」

 

 

 

 

 

 

 

 

 

 

 

 

 

 

 

 

 

 

 

 

「你是不是也該去好好梳洗一番了?」鬆開我的手,那似曾相識的笑容再度。笑容這種東西,真是令人畏懼。因為你無法想像那笑容底下所隱藏的任何。

 

 

 

 

 

 

 

 

 

 

 

 

 

 

 

 

 

 

 

 

「能不能別這樣對我笑?」我畏懼了笑容,也推翻了人家的美意。「我不是討厭的意思……」

 

 

 

 

 

 

 

 

 

 

 

 

 

 

 

 

 

 

 

 

「怕重疊嗎?」溫熱的手觸及到臉頰,沒有逃避,我還在眷戀,曾經的你也不經意地做出這種事情。

 

 

 

 

 

 

 

 

 

 

 

 

 

 

 

 

 

 

 

 

我又想起你了啊……眷戀──真是種罪惡。無時無刻地侵犯著你的神經、身軀,體無完膚。不爭氣的落下,能否停止這一切,即便是失憶,我也願意。

 

 

 

 

 

 

 

 

 

 

 

 

 

 

 

 

 

 

 

 

「說重要害了。去洗澡吧,時間會解決的。」摸頭的意義,是什麼?乖巧、溫馴?還是別有用意?

 

 

 

 

 

 

 

 

 

 

 

 

 

 

 

 

 

 

 

 

對他毫無戒心,亦或者早在那天的相遇,我就將沉重的防備卸下。一切都在你的出現之後,全盤打亂掉。

 

 

 

 

 

 

 

 

 

 

 

 

 

 

 

 

 

 

 

 

是否我也在找尋著一份對著NAO曾經的眷戀,你將會成這眷戀下的犧牲品,亦或者我們都是犧牲品?

 

 

 

 

 

 

 

 

 

 

 

 

 

 

 

 

 

 

 

 

能夠解決的是人,不可能會是時間。時間的長短,只會讓你更加折磨。坂本貴志,你說對吧?

 

 

 

 

 

 

 

 

 

 

 

 

 

 

 

 

 

 

 

 

 

 

 

 

 

 

 

 

 

 

 

 

 

 

 

 

 

 

 

 

這些日子,一直待在這裡療傷。是什麼理由讓我存在於此,應該是那晚對我伸出援手的人。轉移了,還殘留在NAO身上的東西逐漸轉移了。

 

 

 

 

 

 

 

 

 

 

 

 

 

 

 

 

 

 

 

 

但偶而還是會魂牽夢縈,還是會發楞,即使已經過去,曾經有過的還是無法在瞬間抹滅掉。

 

 

 

 

 

 

 

 

 

 

 

 

 

 

 

 

 

 

 

 

「現在的你,還好嗎?」我望著正下雨的窗外,無情的雨滴,一點一滴的墜落,像是笑我的愚蠢,對你還有著懷念的愚蠢。

 

 

 

 

 

 

 

 

 

 

 

 

 

 

 

 

 

 

 

 

「沙我,關上窗戶吧,當心感冒。」我還看著窗外,對於你的關心,充耳不聞。

 

 

 

 

 

 

 

 

 

 

 

 

 

 

 

 

 

 

 

 

「你這是在跟我做對嗎?」

 

 

 

 

 

 

 

 

 

 

 

 

 

 

 

 

 

 

 

 

虎跟NAO最大的不同就在於,NAO總會輕聲細語的指正。而虎則是選擇第一次溫柔地跟你說每件事情,等到他為了相同事情再次開口,表示已經極限了。

 

 

 

 

 

 

 

 

 

 

 

 

 

 

 

 

 

 

 

 

「再讓我多看一下吧。就這麼一會兒……」撐著頭,蒼穹已灰暗了一片。

 

 

 

 

 

 

 

 

 

 

 

 

 

 

 

 

 

 

 

 

突然一陣沉重席上肩膀,是外套,虎的外套。「小心著涼了。」

 

 

 

 

 

 

 

 

 

 

 

 

 

 

 

 

 

 

 

 

我知道,你為我所做的每件事情都是為我好。我也知道,你可以取代他的,但我卻不希望你成為眷戀底下的犧牲品。即便你願意,但我卻無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