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アリス九號】Dazzlingly/SH(番外)

吶,你還記得嗎?我說過要承諾的約束啊,不管是現在或者以後……會一直的吧?拜託,就這麼一直下去……

就在沙我死後不久,跟寬人難過了好一段時間。彼此也相當自責沒有照顧好沙我﹔就連探去他住處時,沙我也表現的很平常,毫無任何異狀。

已經……說再多也已經無法挽回了啊。倒不如背負著他們愛繼續活下去,完成他們無法繼續的完成的事情。

「寬人……」撫著寬人的臉頰,些微紅腫的雙眼無神地看著他們的照片,「換個角度想,他們倆個人還是存活在我們的心中……沙我也不會希望你一直為他哭泣的啊。」

「沙我好傻……他好傻。」揪扯著我的上衣,淚水還是不停墜落。

「他不傻,一點也不。」抬起他的臉龐,順適抹去那難看的淚水,「你想想,如果我死了,你存在這世上會快樂嗎?」

「我不准你亂說啊!」撲上前來,用力將我抱住。「……你也不會喜歡吧!」

「不喜歡、不喜歡、不喜歡!将不能離開我!」

「我才不會離開你……因為是約定。」

莫約過了一年,隻身去了趟英國,找尋寬人的禮物。

「應該,可以定下心了吧……」

去英國,是為了買能夠套住彼此的枷鎖。即使,不被眾人祝福,我是我們,他是他們,沒有任何人能夠干涉。

就當作是為虎跟沙我製造一個奇蹟,我們只是負責完成與實現。完成他們無法達成的,實現他們曾經約束的。

下了飛機,離五月四號的十二點還剩段時間,不多加思考地叫了計程車前去寬人家。

看著手上剛從英國帶回來的東西,淺淺地笑了。再拿起手機打給寬人。

『喂喂喂,哪位?』極度疲倦的聲音,想必才剛睡沒多久就被我的電話吵醒。

「寬人,我等等要去你家唷。」帶著笑意地說著,「等等出來接我。」

『啊──我明白了。』聽到我的聲音,寬人大概已經毫無睡意。

良久

遠遠地就可以看到寬人站在家門前,像個小孩般地四處張望。

「這幾天過得好嗎?」摸著他的頭髮,在他眼裡似乎充滿著不安。

「一點也不好。我很擔心你啊……」抑制不住的淚水似乎已經緩緩打轉著。

「你真是擔心多餘了。」愛哭的個性,始終沒有改變過,「吶,你猜我去趟英國買了什麼給你?」

「我哪知道……英國有什麼特別能買的嗎?」

拿起倆盒些為灰色的盒子,上面刻印著『Vivienne Westwood』的字樣。「生日快樂。」

睜愣莫約好幾秒的時間,寬人仍然不發一語地看著。「嗯?」將盒子打開,立體的銀色烏托邦星球LOGO呈現。在月光的照耀下更顯得閃耀。

「吶,你再不說話,我就要跪下來求婚了。」語畢,抓起寬人的手,淺淺地落下一吻過後,「……求婚?」

「嗯。你該不會想拒絕吧!」將裡頭的項鍊取出,繞過寬人的頸項而後戴上。「我猜你也不敢。」

「将,這很貴的啊……」又見眼淚緩緩落下,果然是個情感豐富的兔子。「不管貴或不貴,這都無所謂。重要的是──我愛你。」

「我們要,完成虎跟沙我無法完成的事情,實現過去的承諾,你說好嗎?」

「好、當然好……」含糊不清地說著,顫抖地擁抱著我,溫熱的液體也滑過我的臉頰。

他們會看到的吧。他們一定很羨慕我們吧。他們會讓我們一直下去的,對吧!

                             全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