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ガゼット】下弦櫻/AU(四)

零五年六月十一日


兩天──待在沒有你的家已經兩天了。果然還是我錯了,對不?突然發覺,在沒有你的生活,一切都變得無趣,我像個白癡一樣的──無法生活。

才剛認識兩個月又八天,我卻滿腦子惦記著你。那你呢,應該也是吧?還是我太高估我自己,卻反而低估了你對我的意義。

如果能夠倒回,我由衷地希望,我能在認識她之前,先認識了你;不是我不想給你殘缺不全的愛,是我給不起,是我無能給你。

伴隨著我度過沒有你的兩天,是香煙。想起你就抽、餓了也抽、發慌也抽……顯然地,我已經菸不離身了。

麗……你去哪了?到底──

零五年六月十三日


明顯地聽到了大門開啟的聲音,是你也好,不是你也好,總之我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去迎接。

胃抽痛著,是胃酸作祟吧?不重要了……

「葵,你還好吧……」昏了,一定是餓昏了,我居然看到妳──


「葵,起來吃東西。」隱約看見麗的側臉,在空中些微飄蕩的金髮,細心地拿了碗白粥。

「你嘴巴張開呀……」已經沒力,該如何張嘴吃東西也遺忘了。平淡地看著你,即使無力卻還堅持要撫著你的臉頰,似乎比平常消瘦了些,但我也應該好不到哪去。

見我仍然沒有打算張嘴的欲望,似乎看到你吹涼了那些白粥,往你嘴送,而後──親吻了我。

感受到一股熱流從你口腔內傳來,我也順勢地吞下它。這粥,一點都不好吃。但我卻愛上這種餵食方式……看似噁心,卻充滿著愛。

「你果然是個白癡。」當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我在他眼裡看到的是不捨、心疼。

平淡地以笑容回應他,這笑容,一定很醜。

「我不在家的時候……你都沒吃飯嗎?都抽這個啊?」狐疑地看著我,在拿一旁桌上被堆滿香菸。

嗯;沒有說出,問了也是白問,明知答案已定。

「你該不會哪天突然肺癌而死吧,不會吧?」不會──在你還沒死之前,我不會比你早死,亦或者,我們也可選擇--殉情。

零五年六月二十七日


夢到了,那個人。引領著小孩,看不清臉,卻很熟悉。是回來找我的,對吧?

不怕、不怕,過一會兒,我也會成為你們的一份子。只是時間上的問題罷了。

夢醒了,是場空啊!人、事、物依舊,變得人是我,不變的是麗。

「怎麼了?」難得,他會突然醒來。

「沒事。」雖然嘴上說沒事,但我卻難以平復我內心的異狀。還在對妳眷戀嗎?我想不是眷戀,是懷念……

「嗯。但你臉色很差。」起身走向廚房,倒了杯水,「喏。」令人不意外的舉動,每每如此,我才更覺得他的重要。

「謝了。」接過水杯,一口飲罄。「是夢到老婆跟小孩了吧?」忌妒,我聽得出來。

「或許。」老婆、小孩,這些我都不在乎,但你總會提及……

「嗯。」意外地,你不再繼續追問,好幾次都如此。「怎麼不繼續過問?」

「沒有意義。」當時的麗,是笑著跟我說這句的;摸不清他的思緒……與其他笑著跟我說,倒不如哭訴著,用著他令人憐愛的動作來逼問我那些。

「沒有意義,那還提起?」似乎被惹惱,提高了好幾個音調問道。

「因為,這樣就足夠了。」

所謂的足夠,即為『充滿、不缺乏』。

是我太高估你對我的關心,還是你本來就是如此不貪心。

零五年十一月十日


症狀──越來越明顯了,漸漸地浮現,疲倦、臉色蒼白、淤青……已經不遠了。

「葵、菸,給我菸抽。」難以喘息地說著,僅看著你揪住衣服的模樣,很痛苦吧?

「你快死了!」這段期間,症狀持續,毫無好轉。到頭來,他還是不願告訴我,自顧承受著痛苦,像個旁觀者一樣,推敲著他的病情。

「能夠死在那天……我也很樂意。」那一天?死亡──也可以挑選時間的嗎?還是你早就算準了?

「我想去看那棵櫻花樹啊……」痛苦般地說出完整的一句話,已經……

看著你蒼白的臉,我想,不久的之後,你將會離我遠去。抱起虛軟的身軀,體重已經不再是當初那樣了,「你變輕了。」

「因為,它已經在呼喚著我了……」

步出房外,走向熟悉的道路。夜晚的天氣,很冷的啊。

「忍心丟下我?」

「不忍心……一點也不忍心。」

「不忍心就連我也帶走啊!」在說這句話的同時,我們已經到了樹下了。樹上什麼東西都沒有的啊……

「我想去樹下坐……」這是最後的任性了,今後不會有人在耍這種任性給我了。

沉默了好一片刻,像個笨蛋的坐在樹下,忍受著寒風侵襲。

「好冷啊……這是快死亡的前兆嗎?」扯動著虛弱的手,覆蓋上,「葵的手好溫暖……」

「可以讓我說些話嗎?」緊握著,看著天上細碎的繁星。

「我很愛你,比起前妻、小孩……我不善表達情感,那是個很繁雜的東西。但你似乎可以看穿我的想法。吶,我可以追隨你一起嗎?」

「我都知道的啊……我也知道葵恨不得早點認識我,對吧?」喘息著,空氣中飄揚著裊裊白煙。「但是我不能帶你走啊……還有很多事情,你還沒搞清楚的啊。」

「……這種無理的答案,我可以拒絕嗎?」

「不、能……」聲音漸漸細碎,已經聽不清楚了,「葵……我很愛你的,這是真的……只是我沒想到……血癌,已經末期了……」


那天,是零五年的十二月三日。這是他選擇要死亡的那天,我不懂這天所帶給他的意義。

───

行屍走肉的生活著,果然沒有他,我就是個生活白癡。

屋內也不再乾淨整齊,就連香味也不再了,隨著主人的死亡,它也跟著消失。

看著唯一沒被翻過的矮櫃,那裡,也是麗最喜歡的地方。撐起無力的身軀,翻了矮櫃裡的所有東西,僅存在著一樣我感興趣的物品──日記。

零五年四月四日 下午三點四十七分

昨晚去賞櫻花了,櫻花真的很漂亮。不過,葵比櫻花還更吸引我。

想起來我還真是隨便,居然裝瘋賣傻地帶了一個男人回家。

這男人也算可憐,妻子帶著小孩雙雙自殺於住屋。也難怪他會有雙重人格……

昨晚被侵犯地方還在疼痛著啊……但比起他的痛,我應該顯得更渺小才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