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アリス九號】Dazzlingly/TS(番外)

已經五年了,可以停止了嗎?缺少了太陽,我什麼都不是……當初的約定,破碎地呈現出,已經夠了……已經不想活在沒有太陽的地方了,你會在那等著我吧。對吧?

已經受夠了用著你的雙眼去看待這世界,更受夠了用著你的雙眼淚流滿面……

沒有那個勇氣了,了結它,可以吧?你會很樂意吧?

───

結束了高中生涯,虎跟沙我的感情越來越好,情人般的鬥嘴也有。不管誰對誰錯,虎總是會先向沙我道歉。

畢業那年,虎也考取了駕照。約了將、寬人四人一同去旅行。

大家對這次的計畫都很熱衷,每天忙著找觀光景點、旅社的問題。最後大家一致地選擇了北海道。

「十月楓葉才會漸漸轉紅吧?」看著電腦上的資料,虎偏著頭投出一個質疑的問題。

「好像吧……」拿著剛泡好的咖啡,遞到虎的面前。

「那去賞楓可以吧!還有小樽運河、札晃,函館的風景似乎也很棒。」接過沙我手上的咖啡,輕啜一口。

「要去幾天?」坐在一旁的沙發上,仔細凝睇著電腦上的資料。

「再跟他們討論看看好了,畢竟這三個點都離好遠……行程自然也不能太長或太短。」離開電腦桌前,虎也坐向沙發。

「辛苦你啦。」依偎在虎的身旁,沙我顯得很小女人。

「有你這句,什麼都不辛苦……」低頭俯身輕吻著。

兩人始終像熱戀期般的情侶,總是感覺不到一絲厭膩的氣氛。

最後,大家選擇了五天的旅程。第一天先搭乘飛機到達函館機場,欣賞完堪稱世界第一的函館夜景,半夜在搭乘小巴士抵達札幌。最後在靠著出租汽車,前去小樽。

已經是第四天了,這幾天搭車的時間也把大家累壞,但美景似乎讓他們忘卻了這種辛勞。

「虎,你要不要休息一下?」坐在副駕駛座的沙我,看著專心開車的虎。

「還不累,倒是你休息一下。」

「嗯……會累要記得跟我說喔,不要一個人逞強。」一抹弧度呈現後,沙我淺淺地闔上雙眼。

宛如做了個長夢,久久才醒來。

熟悉的味道,灌進鼻腔。眼前黑暗的世界,頓時間沙我還無法反應過來。扯動雙手撫摸自己的眼睛,紗布卻阻隔了他的觸摸。

「眼睛……我的眼睛!」低聲吼叫著,沙我瘋狂似的大喊。

「沙、沙我……」哽咽夾雜著顫抖,寬人不捨地抓住沙我的雙手。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怎麼了!」停止雙手的動作,些微鎮定地問。

「沙我,你的眼睛……過幾天就會好了。只是你眼睛受傷罷了……」將安撫著沙我,任誰都知道,他是在說謊。

「虎呢?他人呢!」

良久,無人回應。垮下肩膀,平淡的音調道出──「死了嗎?」

虎的告別式

無神地看著虎的遺照,無法淚流,多少個夜晚為他留下一道道痕跡,如今站在照片前面,卻什麼也無法擠出。枯竭了嗎?還是,不想狼狽地在他面前哭泣?

「沙我,振作點……你還有我們。」

「你要用你的眼睛,去看虎無法看到的景象……」

一成不變的話,沙我已經不想再聽了。眼睛,他大可不要。他倒寧願當初自己也能夠死在虎的身旁。

原來,死亡跟存活只是一瞬間。

───

「已經夠了吧,虎?我用了你的眼睛,代替你看了這世界五年。很無趣的啊……」望著天花板伸手著,「啊……我好像看到你了……你正在對我笑吧?」

沒有人,一個人也沒有。

「虎……我好想去你身邊,可以嗎?」淚水無聲地落下,這段期間,沙我已經學會無預警的哭泣。

「吶……這是懲罰嗎?」明明是在哭泣的,嘴唇卻詭異地笑著。

像是自言自語般的,這些年一直如此,只是,這兩年來似乎漸漸每況愈下。嚴重的幻覺、自殺傾向,是憂鬱症與躁鬱症所引起的其他狀況。

「那邊很美對吧?帶我去看嘛……」再次伸出另一隻手,沙我似乎感受到虎正牽著他的手。

「好久沒這麼溫暖了,你的手……」似乎滿足地扯動著,「就快了啊,我們就快再見面了。」

拾起看似生鏽的刀子,毫不多加考慮地往手腕畫上一刀又一刀。

鮮血止不住地往外流竄,沿著美妙的線條緩緩低落。「一點也不痛啊……虎。」滿足地笑著,但眼淚流下的速度卻跟血一樣。

「意識,漸漸模糊了啊……最後,居然是用著你的眼睛看著我的血……」

血染紅了一片床單,躺在上面的人卻笑得很美;達到了,他所要的目的。

房間四周貼滿了他們從小到大的照片,自從虎的告別式結束後,沙我每過一天就會在牆壁上貼上一張照片。五年了,總共一千八百二十五張,被牢牢地貼著。

在某面牆上還寫著這樣的一段話──

天空,這五年來,它似乎沒有放晴的一天……在失去了你以後,我已經忘了什麼是『太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