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アリス九號】Dazzlingly/SH.TS(完結)

依照約定的,沙我獨自去找了NAO。雖然兩個人才認識不到多久,但為求個好印象,沙我還是照著NAO的話『獨自』赴約。

到了NAO家前,沙我依舊遲疑著。站在門口,沙我只能對著門鈴發楞;現在告訴虎還來得及啊……

「沙我,怎麼不按門鈴呢?」NAO此刻卻在二樓的窗口看見正發愣的沙我。

被突如其來的聲音驚嚇到,沙我只能牽強地扯動嘴角,呆笑。

「你等等唷。」

慌亂手腳的沙我,著急地拿出了口袋裡的手機,試圖尋找著虎的號碼。

「沙我。」NAO開了門,已經站在沙我眼前。「拿手機幹麻?」像是疑問,也像是質問般。

「沒、我看一下時間。」諂媚的笑顏,虛偽到令人反胃。

「你很準時。」拉著沙我的手臂示意他進屋內,此刻的NAO顯得幾分愉悅。「我已經準備好東西了。」

「不、不用了。你直接給我就好了……」抗拒著進屋內,兩人形成拉扯的狀態。

「那……也進來吃個點心也好啊。」NAO的臉上始終保持著笑容,毫無一絲異狀。

「呃……」咬著下唇的沙我顯得茫然,「好吧……」

NAO笑的燦爛,將被動的沙我拉進屋內。計畫正開始慢慢萌芽吧?


「你等等喔,我上樓去拿。」語畢,NAO即轉身。

沙我又拿起手機,這次虎的電話一下就被找到了。沙我急忙地按下通話鍵……

「沙我!」NAO突然地冒出,不僅嚇壞了沙我,也讓手機正通話中的人嚇到了。「啊……」沙我只莫名地聽到虎說了句『沙我啊?』後,就將手機藏到小桌子下。

「沙我,資料都在這裡了,希望對你有幫助。」似乎沒注意到沙我方才的動作,NAO僅僅只是將小紙袋遞給他。

「哦、謝謝。」戰兢地接過紙袋,沙我除了皮笑肉不笑外沒第二個方法。

「你呀……這麼虛假的笑容真不適合你。」勾勒著沙我的唇瓣,NAO這時的笑容卻跟剛才笑容形成強烈對比。

沙我僅能原地顫抖,阻止也不是,逃離也不是。「別這樣……」退離了NAO幾公分的距離,沙我僅能祈禱著虎能仔細聽到他們的對話。

「別怎樣?」向前靠近了幾步,兩人的距離再度拉近。「像這樣、這樣、還是這樣?」勾弄著唇環、頸項、鎖骨,挑逗意味濃厚。

「走開……」揮開NAO的手,沙我除了想逃離沒第二個想法。「記憶──就是要這樣才會馬上想起來的啊……其他的,都是幌子。」壓倒。

「滾開!」被壓在NAO身下,沙我推阻著。「我的記憶不用你管!」

啪──清脆的巴掌聲響起,指印清晰地浮印在NAO的臉頰上;側著臉的NAO沒有生氣,僅有嘴角的弧度漸漸擴大。

好噁心、好髒的人。被打居然還可以笑成這樣……「你這變態!」

「變態啊……」撫著刺痛的臉頰,NAO逐漸扳正臉,「羊入虎口的你,還敢這樣說啊……」

「天野真志──」

走在路上,看著四周的街景,虎一身輕便地穿著﹔本想晚點去沙我家,沒料到沙我此刻就先打來了。

「沙我啊?」還不清楚事情真相的虎,根本不知道沙我這通電話是打來求救的。

『沙我,資料都在這裡了,希望對你有幫助。』

嗯?不是NAO學長的聲音嗎?怎麼……會有他的聲音?

『哦、謝謝。』

『你呀……這麼虛假的笑容真不適合你。』

仔細聆聽著電話那頭的對話,虎的眉心不由得地糾結起來。

『別這樣……』

緊握的拳頭,漸漸沁出汗水,不發一語地……震驚。

『別怎樣?像這樣、這樣、還是這樣?』

『走開……』

『記憶--就是要這樣才會馬上想起來的啊……其他的,都是幌子。』

『滾開!我的記憶不用你管!』

『你這變態!』

『變態啊……羊入虎口的你,還敢這樣說啊……』

『天野真志──』

「沙、沙我!」空白──除了腦筋一片空白,揪抓著胸口,虎只覺得一陣刺痛。

沒有過多的考慮,虎直奔了寬人的家。

僅能慶幸,當時的虎離寬人家不遠,快步地踏向寬人家的方向。不安地模樣鮮明的表現著。

手機那端的聲音依舊,刺耳、除了刺耳還是刺耳。

「寬、寬人!」省掉按門鈴的多餘,虎直接在寬人家門口大叫著。

許久過後,寬人與將兩人疑惑地走出,「虎,怎麼了?」

「快、快告訴我NAO那傢伙家在哪!」夾帶著些微喘息的聲音,「那傢伙想侵犯沙我!」

毫無表情的沙我,呆望著眼前。記憶──關於虎的記憶,已經回來了。在NAO的逼迫之下,沙我是如此狼狽不堪地想起虎。

以前一起上學、鬧事、玩音樂……還有、還有虎那天的──告白。

「啊……貌似你記憶恢復了呢。」邪惡地笑容,「這功勞應該歸咎於我對吧……」勾起沙我的下顎,挑逗般地滑過臉頰。

「失神了啊……」緩緩地解開了沙我的衣扣,「這樣不就對了。」俯上沙我的雪白的頸項,輕巧熟練地製造出突兀的紅痕。

輕撫著在陽光下顯得更閃耀的金色頭髮,「不是我看上你啊。偶爾,換換口味也挺不賴的。」

沙我依然沒道出半點話語,純粹只是呆望。沉默許久,NAO歛起笑容,「事實上,也沒多好玩。」

良久,沙我依然是沒了靈魂般的人。NAO扳著一張臉,睥睨著沙我。

「NAO!」將、寬人與虎站在門外,只見每個人表情凝重,只有NAO想表現得一派自然。

走出門外,臉上又掛上笑容,「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沙我呢,沙我在裡面吧!」推開NAO後,虎逕自進入屋內,見到的是衣衫不整的沙我。

痛。

除了心痛,眼眶也泛著淚光,無力地上前擁著毫無反應的身體。無法止住的淚水,源源不絕地滴落在沙我的身上。

驀地,沙我扯動了僵硬的手,順勢地回抱著虎。「我……很好。」無聲地留下兩道,「記憶……已經回來了……我是真正的沙我了……」

「你是傻瓜嗎?你本來就是沙我……」分開彼此,抹去難堪的眼淚;回來了、一切都回來了。

「虎……那天的答案,一直都在這裡等著你。」拉住虎的手,慢慢移到名為『心臟』的地方。

睜愣半晌,靦腆地笑了,替他扣上鈕釦,「我早就知道了。」


「NAO學長,我真看不出你是這種人!」寬人一臉唾棄樣地看著NAO;一直以來NAO都是表現得如此聰穎,沒想到居然是會幹這種骯髒的手段。

「我們真是錯看人了……」一旁安撫著寬人高漲的情緒,將也不再去多做回應。

「好歹我也讓他記憶恢復了,這算是恩人應得的獎賞嗎?」

「問題不是在於恢復這個環節,是在於你根本就是用錯方式!」本是不打算再多說話的,見到NAO還說出這番話更令人嫌惡。

「啊……總之,我只用了個吻痕在他頸項。其它我可什麼都沒做。」

「夠了!」

虎與沙我最後從屋裡走了出來,兩人並沒有因為看到NAO而產生厭惡的神情。

四個人都不再說話,眼神就是就好的傳達方式。

「你的事情,就算了!」雖然虎是笑著對NAO說,但那笑容冷咧到令人打顫。「但沙我的記憶──還是謝了,雖然我並不苟同你這種骯髒的手法。」

「嗤。」攤了手,NAO進了屋內。

「以我對你的個性了解,假若沙我在這時候還沒有恢復記憶,你可能會把他打的不成人樣吧?」搭著虎的肩膀,將說的明白。

「或許。我先帶沙我回家了,我想他現在應該要多休息。」緊握著沙我的手,發誓著從今以後不再放開。

不會再為了小事吵鬧,體諒彼此,互相包容,把握住現在,失去再多的記憶又能算得了什麼。

粗嘎的低吟聲陣陣響起,隱約聽得出來聲音的主人享樂於這種舉動,並且──樂在其中。

「啊……」舔舐著沙我的耳後,靈活的舌尖來回逗弄著。雙手沒空閒地把玩著胸前的蓓蕾,扭動的身軀對虎更是一種折磨。

雙方最後的落點──雙唇。交纏的彼此,在最後分離的那一剎那勾勒出完美的銀絲。「還要下去嗎?」假紳士般地詢問,即便回了『不要』,虎最後也不會聽進。

尚未喘息過來的沙我,漲紅著臉頰,羞澀地點了頭。

得到應許的虎,伸手撫向沙我下身的熾熱,熟稔地上下抽動著。另一手也沒空閒地挑逗著沙我的凸起,時而觸碰時而啃咬著。

「啊、嗄……」低聲吟叫著,輕咬著手指的沙我,看起來更加誘人。指尖由耳朵淺淺地滑下,頸項、鎖骨,最後再回到方才硬挺的蓓蕾。

「你的這裡、這裡、跟這裡,都好敏感啊……」俯下身,在雪白的肌膚上落下一點又一點紅印,手依然不忘要抽動著。

沙我攀附在虎背上的手,或輕或重地施給壓力。「虎、不行了……啊……」乳白色黏稠液體伴隨著沙我的最後的聲音而溢出。

細心地為他抹去汗水,異常地一抹微笑,顯示著接下來的舉止。「是該換我了……」

臉頰還泛著緋紅的沙我,尚未得以反應即被虎翻轉背向他。「虎……」趴跪著的沙我僅能感到羞恥,第一次在虎的面前淫蕩地的露出自己最私密的地方。

「放輕鬆……」將方才被沾滿沙我體液的手指緩慢地進入他體內,循序漸進地增加指數。「嗯啊……」揪扯著床單,痛苦的模樣完全表露。

舔舐著白淨無暇的背,試圖將注意力分散。「都叫你放輕鬆了嗄……」緩慢地抽動著手指,意圖不讓身下的人兒受到一絲傷害。

在虎細心地教導下,沙我已經漸漸習慣手指的存在。臀部不受思考地擺動著,「啊嗄、虎……」

虎瞬間將手指抽出,倏地頂進毫無防備的沙我。悶哼的一聲,緊窒感瞬間包覆著虎;「啊──好痛……」身下的人兒只感受到快被撕裂開的慘痛。

「放鬆啊……」撫著沙我身體,虎絲毫不敢輕舉妄動,只怕傷了沙我;只見沙我自行搖動著腰桿,強行讓自己接受著虎的熾熱。

「你這色男……」語畢,虎又更加頂進沙我的深處,惹得他嬌喘連連。「嗯、嗄……虎……」

「嗄──沙我……」抱住沙我的腰部,使得彼此能夠更加的深入、緊密。「虎、我──我愛你嗄……」淚水和汗水互相摻雜,吟聲夾雜著告白。

「我也是──」

粗喘低喊著──高潮。

在心中訂下一個誓言,會像太陽一樣,一直在沙我身邊照耀他,即使以後變得如此渺小,對我而言他仍然是最耀眼的。沒有了他,我將隨之死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