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アリス九號】Dazzlingly/SH.TS(六)


「對了,將。我們好像很久沒見到NAO學長了。」提著一小包袋子的寬人,沒由來地說出,手中的袋子也因為突如其來的思緒而產生搖晃。

「經你這麼一說……似乎真有這回事情。」將些微沉思了會,「那,不如也找他一起去你家吃飯好了!而且,他應該也還沒見過虎跟沙我吧。」

「嗯。那就麻煩你去聯絡他了。」

「哦,嗯。」將拿起手上的豆乳吸了吸,「寬人啊……你有想過怎麼讓沙我恢復原來的記憶嗎?」

「嗯……這應該是要在很偶然的情況下才會發生吧。如果強行逼迫他去想起那些,不是會造成反效果嗎?」

「這樣說也沒錯。但是,沙我真不知道多久以後才會想起虎。」

「以他們現在的狀況看起來也不差呀。就缺了某一種……熟悉感。」

「嗯阿。相較起來,我們比他們好太多了。」將直接接起寬人手上的袋子,「很重吧?剛忘記幫你拿了。」靦腆的一笑,對寬人來說就是最溫柔的溫柔。

「但是我總覺得你都很委屈……」手上的重物感驀地消失。

「不!只要不做出讓你傷心的事,我都不覺得委屈,因為是你。」笑了,比剛剛的笑容更加燦爛。

寬人沒有答話,僅是靜靜地看著將的背影。

「幹麻?快走了。」將傻傻地笑了,手還故意伸出。

「嗯。」覆上將溫暖的手,寬人只想享受現下的情況﹔以後的事情,由以後的我跟將一起去承擔。

將拿起手機,搜尋著NAO的電話,「找到了。」熟悉地的按下通話鍵。

『喂,哪位?』NAO的聲音在電話的另一頭響起。

「NAO學長,我是將。」

『啊!是你呀,怎麼突然打給我?』NAO的聲音聽起來有些驚訝,畢竟這麼久沒聯絡,在學校也不常碰面,會詫異也是必然之事。

「是這樣的,我們今天晚上在寬人家要聚餐,還有跟兩位學弟。而且,自從上次那件事情之後就再也沒找你好好聊了,不知道你有沒有空呢?」

『當然有空了。』

「那就麻煩你今晚七點到寬人家了。」

『好,謝謝啦。』

「那晚上見了。」結束了不長不短的通話,兩個人還是沒什麼交集,或許兩人心中還是有些疙瘩吧。


「寬人,我已經通知NAO了。你呢,需要我幫忙嗎?」

「已經弄好了。就等他們來了。」寬人用著手背抹去額頭上的汗珠,露出滿是成就的笑容。

「辛苦了。」將貼心的拿了衛生紙遞給寬人,「真不愧是我的寬人。」將突然地將手環繞在寬人的腰際上。

「唔……」不經意的弓起身子,「你喜歡就好。」

「我哪敢說討厭?」將湊近寬人的臉,「給你個獎賞。」語畢,將在寬人的臉頰上落下一吻。

「是給你的獎賞才對吧。」寬人靦腆的笑了,手也回應著將的環抱。

「沙我,你好了沒呀?」虎對著浴室叫著。

「快了啦。」

「你都洗了快兩個小時了耶,不快點會遲到了。」即使虎在怎麼無奈,沙我還是一貫的速度。

「就快好了嘛!」沙我撒嬌似的說著。

距離上一次沙我說『就快好了』,是在三十分鐘前,在上上一句則是一個小時以前。不過,這次沙我這次真的過不到五分鐘就出來了。

「讓你久等了。」

「你也洗太久了吧!」指著沙我一頭濕漉的頭髮,「快把頭髮弄乾。」

「剛出院嘛!好久沒這麼舒服地洗過一次了……」沙我略帶幸福的臉說著。

「好、好、好。麻煩快點把頭髮弄乾。」虎手上已經拿著毛巾,「過來,我幫你擦。」

沙我像隻小貓般地跑了過去,「虎,你真好。」

「不對你好,我要對誰好?」細心地搓揉著沙我的髮絲,虎在此刻異常地溫柔。

「真希望就這麼一直下去……」

「這不是會是短暫的幸福。是一直、永遠的……」虎停下手上的動作,「不要再想那些了,好嗎?」

「嗯。」沙我只覺得一股熱液將要潰擊他的眼眶。

不再受到記憶所困,踏出那一步,將會重新交接,不再分離。

「寬人、寬人,我們來了唷。」沙我調皮地按著門鈴,對著裡面的人說著。

『好,我開個門。』

「等你們很久了耶。將跟NAO學長都在等你們了。」

「NAO學長?」虎跟沙我兩人不約而同地說著,畢竟他們兩個根本沒聽過這號人物。

「嗯阿,等等介紹給你們認識呀。」寬人將他們拉進了房子裡,「NAO是三年級的學長,從我們一年級的時候他就很照顧我們了。」

「哦……」

「吼,你們兩個真的很慢耶。沒看我們三個已經快餓死了喔?」將上前用著右手勾撘著虎,「你們倆在家裡偷偷幹麻,晃到這麼慢?」

「洗澡而已啦。」逃離不開將的手,虎只能拼命掙扎著。

「兩個人一起啊……真好。」將突然地沉思,也讓虎有此機會逃離他的『魔爪』。

「明明就沒有一起……哪隻耳朵聽到我說『一起』了!」拉著沙我趕緊找了位置坐下,「寬人,快點抓回去管教管教。」

「我也拿他沒輒耶。」寬人苦笑著,「將,你不是很餓了嗎?還不快過來吃?」

「這麼久不見了,你跟將還是這麼好。」一旁的NAO從頭到尾看著他們,除了有趣,他找不到第二個更好的詞彙來形容他們的相處。

「哈──跟你們介紹,這位是NAO學長。學長,這兩位是一年級的虎跟沙我。」

「聽過這兩位學弟呢,這學期的紅人吧?」NAO笑了;原來他不僅功課好,就連學校有什麼情況他似乎也都知曉。

「才沒有呢,是普通人!」沙我淘氣地反駁著,卻引起其他人的大笑。

「你也太可愛了吧!」將忍住笑意地說著,「哎呀,不多說了,大家快來品嘗我家寬人的料理吧。」

在一陣吵雜夾雜著笑聲,五個人一起結束了美妙的午餐。

「這麼說來……你現在還是想不起以前跟虎的回憶嗎?」

「嗯啊。想不想得起來,我已經不在乎了。至少現在的我,很開心。」

NAO與沙我吃完飯後就在一旁聊著,其他人則是玩著電視遊戲。

「哈哈,我贏了!」將做出了勝利的姿勢。

「只是個遊戲也可以讓你這麼HIGH?寬人,他真的有病了,我猜還不輕唷。」虎攤了攤雙手,一臉無奈地跟寬人說話。

「你看現在不是很好嗎?」NAO與沙我看向將他們,「這樣就夠了。」

「嗯啊。大家都是可愛的傢伙。對了,沙我你明天有空嗎?」

「我想應該有吧。怎麼了?」沙我想了一下,偏了偏頭。

「我突然想到我家有收集了一些關於『失憶』的資料,你明天要不要過來拿呢?」

「哦!好啊,那我找虎跟我去。」沙我突然眼睛為睜大了些,像是發現稀世珍寶的表情。

「我希望你自己過來就好,我還想跟你討論一些事情。」像是隱藏些秘密的NAO,心裡的邪惡因子似乎正在萌芽著。

「哦……那我明天就自己去。」語氣表現失望,但表情還是得表露出開心。

一邊瀰漫著愉悅的氣氛,另一面似乎有個異樣的型態正慢慢蟄伏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