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ガゼット】下弦櫻/AU(二)

停止了,這一切足以褻瀆我心靈的事物。是偶然還是必然,早已不重要。最終留下來的還是只有我一個人。

形單影隻的生活,也該結束了……不能夠再眷戀了,是該放棄了。

零五年四月十八日

麗睡得很安詳,看來他果然是累壞了。再次觸碰他的頭髮,總是細緻得令我詫異。縱使不是第一次的撫摸,但每每都令人感到驚奇。

「到底是什麼,可以讓我待在你身邊?慰藉、玩弄?還是我真的愛上你、你的身體、你的香味?」沒有人可以給我答案,即使能夠賦予我答案的人就在眼前。

「葵……」麗稍微扭動身軀,身子不經意地靠向了我一些。

淘氣地將他抱進我懷裡,我只給你這麼一些,過了今天明天又會是一個開始,又會是新的開始。


又離開了,每當早晨一到我就會離開,害怕早晨的問候,一個人的感覺會比較好。

一大早選擇性地走在街上,茫然地走回了過去的家。那個一點都不讓我感到眷戀的住所,即便裡面已經空無一人,但殘留的回憶總是讓我惶恐。

離開,又在路上漫無目的地搜尋著,她已經不在了呀,她已經離開了。

我唯一的去處就僅剩那裡了,那裡還有個他在等著我。沒有噁心的回憶能夠讓我惶恐,卻有令我安穩的香味陪伴著。

繞了一大圈,我終究還是得回到麗的身邊。

尚未走到門前,麗就已經在大門口等待著我,這算溫柔嗎?還是愚蠢?

「你去哪了?」麗沒有像昨天那樣的穿著,他是把我的話聽進去了吧。

「去散步一下。」依舊逕自進入他的家,清淡香味再次侵襲著我。

「痛……」麗靠在門上,臉部的扭曲盡收眼底。

「沒事吧?」明知道是誰犯下得錯,但我卻可以問得如此不知羞恥。

「嗯……」麗無奈地笑了,他的笑容總是能讓我把不愉悅一掃而空。

「痛還在外面等我?」將麗扶到床上,我異常笑得燦爛,是因為他在外面等我,還是我在嘲諷著他的癡等?

「習慣了。」沒有多加贅述,顯然我聽到這答案有點生氣。

「嗯?!」不知提高了幾度的音調,到底是在意些什麼。

「葵,你愛我嗎?」麗突然抓著我的手,沒由來地問著。

鬆開麗的手我笑了,「重要嗎?」避重就輕般地我拿起他桌上的菸,慣性地點燃。

「算了……」

「我想住這。」像是被麗傳染般,我也冒出沒由來的一句話,或許是幾分真心摻雜著虛偽吧。

「隨你。」本以為會是多驚人的答案,不過也只是如此而已。

「嗯哼……就這麼簡單?!」緩慢地爬上麗的床上,或許太過誘惑了,免不了又激起我想染指的心態。

「不準碰我!」似乎嗅到我接下來的舉動,麗已經築起高高的堤防。

「……我怎麼敢再像昨天那樣對待你呢?」是挑逗也是種期盼,手再次勾向麗的下顎。

「不要一直勾引我。」雖然麗是笑著對我說,但那笑容居然虛偽到讓我有想要扁他的衝動。

「那就……念在你『那邊』在痛,我今天就不對你如何好了。」翻躺在麗的身邊,令人安心的感覺襲捲。

「葵,你結婚了嗎?」麗轉過看向我,是種期待的眼神,期待我說謊的神態。

「嗯,但也離婚了。」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漸漸對這傢伙坦誠了,亦或者,打從一開始我就想過要對他坦誠了。

「喔……」捕抓到麗眼神閃過一絲欣喜卻又立即覆上一層幽暗,我不禁莞爾一笑。

「很開心?對吧。」伸手輕撫著麗的臉頰,「為什麼你這麼美……」無預警地說出了內心話,也罷,是該讓他知道的。

「有迷到你嗎?」麗笑了,不再是諂媚的笑容,看了也令人開心。

「不然我現在怎麼可能在你床上?」不給他明確的答案,繼而反問。

「也對。好累,先睡了。」麗緩緩地靠近我懷裡,「跟昨天的一樣的溫暖……」

對你的感覺,已經不在像第一天見到那樣的單純了,接下來的寄宿將會你的心。

零五年四月三十日

早晨又將麗丟在家裡了,不知不覺已經改口叫『家』了。那的確是我的家啊,只有我跟麗在一起的家。

毫無方向地走著,但最後總是後走到那棵櫻花樹下;緊貼在樹幹下,我又在強迫自己想起那些回憶,妳的影子再一次地嵌入我腦海裡。即使不強迫自己去想,每每經過這棵櫻花樹,都留有妳我之間回憶,快樂、痛苦一擁而上。

是該回去尋找別的慰藉了,是該忘記那女人了,是該好好地看重麗了,是該……

「認真了。」

一成不變的早晨,在明天應該會有所改變。

「麗!」還尚未踏進房門,就亟欲見到他的模樣。

沒人回答……還在睡嗎?

走進屋內,出門前稍為凌亂的東西皆已歸位,床上也以空無一人,找遍了整間屋子,就是沒有我想見到的人。

「你去哪了……」躺在麗睡的位置上,汲取著他所殘留的溫度,頭一次我這麼想他,頭一次我這麼想將他抱在懷裡……

不知過了多久,大門似乎被開啟。

「葵,你回家了?連棉被都沒蓋……」隱約聽到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以及溫熱的手替我蓋上棉被,但身體早已不聽使喚般地深睡,即便他就在我眼前。


醒來已經黃昏,麗已經準備好晚餐,雖然不知是否他親自打理出來的,但還是很開心。

「醒啦?」麗轉過來看我,嘴裡還咬著一口食物。

「嗯。」帶點倦意地回答,不多加思考地拿起他的水喝著。

「要吃飯嗎?還是要抽菸?」麗左手拿了一碗飯,右手拿著一包菸,「算了,先給你吃飯好了。」正當要拿起菸時,他卻被右手縮回去,遞出左手來。

「已經習慣了阿……」接過麗的飯,嘴裡不由得地冒了這句話。

「習慣?」麗似乎不解地看著我,但我相信他其實知道我的意思。

「你早上去哪了?」沒食慾地吃了幾口飯,伸手抓了麗手中的菸盒。

「去辦點事情。」遲疑了幾秒才回答,明知他是說謊,卻沒打算拆穿他。

「等你想說再說好了,我知道你是出於好意。」拿走了菸盒,不由自主地往門走去,關上大門後隱約聽到房內發出麗的叫聲。是什麼聲音,或許早已不重要。

為什麼我能這麼信任他,為什麼他總是能夠牽動著我,為什麼……始作俑者是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