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ガゼット】下弦櫻/AU(一)

零六年四月三號

認識麗也已經一年了……也是我在最後親手埋葬了麗,埋葬了另一個我在櫻花樹下。

迷失了該土葬或火葬的想法,最終還是選擇了土葬於櫻花樹下。

我是真的很愛你,麗……

零五年四月三號

無力走在滿是人群的路上,路過身旁的人洋溢幸福。是因為賞櫻花的季節嗎?櫻花、櫻花……去年的那個時候,我跟妳也曾經一起看過櫻花呢。

毫無方向地走著,不知不覺走到了去年跟妳一起相識的那棵櫻花樹下。我是該哭泣的,但眼淚去無從落下。即使離婚,或許也是件好事。

蹲坐在一旁,看著那棵櫻花樹下的人們滿溢笑容;極力尋求妳的身影,卻總是徒勞無功。

「嗯……要一起去那賞櫻嗎?」這是麗跟我說的第一句話,是我太注意那群人們而忘了眼前有道黑影嗎?

看著麗指的方向,是那棵櫻花樹。漠然地點了頭,是我想重溫舊夢嗎?還是眼前的他震懾了我的內心?

「你一個人?」麗很熱情地招呼著我,這就是他的個性?

「嗯。」我想,我是被麗給蠱惑了,被他完美的外表。

「阿──忘了介紹,我叫麗,你呢?」麗,人如其名是我當時第一個閃過的想法。

「葵。」不想透露的太多,因為眼前的傢伙一定會被摧毀……就像步上了妳的後塵。

幾經寒喧過後,我總是冷待著麗,但他卻沒有打算停止;是註定的嗎?上天奪取了妳,又賦予了我新的玩具嗎?

在幾杯黃湯下肚過後,麗抓著我去了他家。我可以拒絕的,但我卻欣然接受了他的邀約。可以逾矩嗎?沒人能夠給予我答案,可以盡情摸索下去吧?

進入麗的家裡,整齊、乾淨的畫面映入眼簾。

麗因酒醉而倒臥在我懷裡,「葵……我好喜歡你……」,分不清是假話還是真話的我,佯裝沒聽到,但心裡的某種因子卻異常的怦張。

將麗抱上他的床後,他還像個小孩般地不肯讓我離去。我上前輕撫著垂在他臉頰旁的頭髮。

「麗,你醉了。」把玩著他的頭髮,異常的細緻。

「才、沒有呢……」嘴上雖然如此說,但他卻在我眼前褪去他的上衣。

雪白的肌膚一覽無疑,我不假思索的玩弄起他。嘴唇、頸項、鎖骨一一被我的雙唇侵犯。心裡告誡奏效了,是該停止這異常的舉動。

「我只陪你今晚。」落下這句話後,我拿起遙控器轉看著新聞,內容是什麼我根本不知道,但我卻看著新聞睡著在麗的身旁。

早晨--

是該離開了,麗不知何時身上已一無遮蔽物,臉上的異常我還記得。

留下簡單的聯絡電話,離開了。

零五年四月十七號

距離上次見到麗的時間,已經過了十四天。我還記得他的模樣吧……那妖艷的人。

莫名地走到麗的家門前,不知為何總是覺得很想看看他。

熟悉的大門,慣性地按了門鈴,不出所料的麗在家。

「葵……」身著單薄的襯衫,若隱若顯般地激起我視覺、觸覺的感受。

想無視他撩人的打扮,我恣意地走進他家,一塵不染的模樣,我真的愛上了這裡。

「你怎麼會過來?」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我脫去外套,一切的表現都顯得很理所當然。

「我去倒水給你喝好了。」我們之間表現的很平常,當晚的『侵犯』、『陪睡』似乎也像沒發生過。

「你在家都穿這樣?」拿起他桌上的菸,不多加思考地拿了就點燃它,一切的動作都很熟稔。

「嗯。」麗坐在我身旁,將桌上那看似日記的東西收拾起來。

「為什麼這麼久都沒打給我?」是質問還是疑問?分不清了……早在認識他的當晚就已墜落了。

「我很想你……雙唇的溫度。」沒由來的他從後方環抱住我,順勢地舔舐我亟需被慰藉的心靈。沒有抗拒,任由他的玩弄,即使雙方皆已慾火難耐。

「麗……」放肆的我從客廳轉移到麗的床上,是麗的香味,激起我想進入他的身體。

扯掉麗身上襯衫,手霸道地逗弄著他胸前粉紅,雙唇也不忘侵犯著他的口腔。孤寂的我們都極力尋求著那些美好,無視世人的眼光,就算把自己關在狹小的世界也行。

麗的雙手不安分的攀上我的頸項,彼此的舌尖都亟欲索取著對方,交纏的模樣儼然形成一幅完美無缺的畫。不夠、還要更多……

「唔……」沒錯過麗的低吟,我的嘴角漠然勾起邪孽的笑容。手緩慢的在他身上游移著,每每碰觸到他的各個部位就像觸電般的扭動著。

交纏的舌尖停息,我轉移陣地般的往下攻陷麗的凸起,時而啃咬時而舔舐。傳來陣陣的淫靡聲,令我更忘情地欺凌著身下的人。

「說,說你還要!」左手勾起麗完美無暇的下顎,右手則玩弄著麗的下身。

「不……那裡……」麗細緻的眉間不自主地糾纏起來,不時地發出喘息聲。

「給我說!」右手熟稔地將褲頭鬆開,並準確套弄著麗的火熱,「你的『這個』倒是很配合的嘛!」

「啊……葵、拜託……」麗緊咬著下唇,羞澀話語從他嘴裡說出更像是一種挑逗。

右手迅速地在麗的火熱上下抽動著,左手也不放過麗的口腔,不安分地與他的舌尖相互接觸,舌尖再度侵犯著他胸前的蓓蕾。

麗不時的呻吟著,難以忍耐的淚水已在眼眶裡緩緩打轉著。「葵、不行--」

將麗翻轉過去背跪著我,手毫不留情地掰開他纖細的雙腿並進入尚未濕潤的禁區,「麗……你的這裡真緊……」

「啊--好痛……」隱約看到麗的淚水滑落在床單上,視而不見的我更加用力地玩弄著。

一根、兩根、三根的緩慢進入,直至麗的身體漸漸適應了我手指的存在。「麗……放輕鬆,我還不想弄疼你……」

此刻的我正體驗著男人的趣味……比起之前的那個玩具好玩多了。

麗微扭動著腰身,欲拒還迎的姿態撩人的可以,「葵、快……快點──」,渴望被侵犯的地方正流出晶瑩蜜液,將手指抽離麗的身體,晶瑩的液體在暖陽的照射下更顯得耀眼。

退下褲子,將方才的手指弄進麗嘴讓他細細品嘗著自己體內的味道。難以難耐的我不讓他有喘息的空閒,硬是將蓄勢待發的熾熱頂進他毫無防備的甬道。

「嗯啊--」過度的疼痛,使得麗在我手指上囓咬了幾口,「慢一點、葵……」,麗痛苦地擰起細眉,手緊揪著床單。

「你的這裡真是緊吸著我不放呢。」淫賤的話再度從我口中逸出,漠然地欣喜令我感到體內一股躁動。

似乎已經慢慢接受我的存在,麗狂亂地搖動起他的臀部,熟稔的技巧令我欽佩不已。「葵、動呀──」

搖擺著我的下身在他體內來回抽動著,不僅觸覺感受到,就連聽覺、視覺也通通滿足。身下的人不時發出陣陣呻吟,更加勾起我想玩壞他的欲望。

夕陽隱約探進房間,直至晚上……我還在欺凌著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