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アリス九號】Dazzlingly/SH.TS(五)

吃完飯了,洗完澡了,一切都是如此的順其自然,就連將今晚要住在我家,好像一切都是上天安排的。該來的還是跑不了嘛……

寬人大字型的躺在床上,面對著天花板,心裡想的都是將的事情。到底是該停止還是前進,找不答案,僅有將才能讓他打開疑問。

驀地,將進入了寬人的房間,寬人趕緊瑟縮到一旁的床,留下另外一半給將。

將關起燈,往床旁邊的椅子上躺去;沒感受到另一半床的動靜,寬人疑惑地轉過去,只見將安穩地躺在椅子上。

「將……?」寬人一臉疑問地問道。

「我睡這裡就可以了。在你還親口對我說以前,我是不會對你做出逾矩的行為……」是真心話,但也是種折磨,看的到卻摸不到的那種感覺,但為了寬人將心甘情願。

「那、那你也過來床上睡嘛!睡椅子的話,明天會全身痠痛喔……」寬人還拍了拍旁邊的床示意將快點上床。

「唔。」拗不過看人的個性,將也只能屈伏。

「乖。」摸了摸將的頭,寬人就像把他當成小動物般的呵護著。

「寬人,我可以抱著你睡嗎?」不等寬人的回答,將逕自把寬人攬進自己懷裡。

「將……」將的香味、將的心跳、將的體溫……好舒服的感覺。

將已經沉睡,他是累了吧。才將寬人抱進懷裡不到一秒就睡著了……想必,寬人在他內心有一定的分量,才能讓他如此安心地睡著吧。

翌日

依舊躺在病床上的沙我,一早就睜開著眼睛,仔細端詳著睡在床邊的虎。

不時輕觸他的頭髮、臉頰,每觸碰過一個地方,沙我都覺得有趣。

感受到身體被異常碰觸,虎睜開了雙眼,映入眼簾的是沙我正調皮的模樣。

「醒了啊?」沙我傻笑著,把方才的手收了回來,「睡得還好嗎?」

「不好……一直有個異樣眼光注視著我,還偷偷摸我……」虎稍微伸了個腰,走到窗戶旁將簾子打開。

「唔!」沙我嘟起雙唇,「誰叫你的睡姿這麼差!」

「哦?今天下午報告出來就可以出院了吧?」不正面反駁沙我,虎反倒轉開話題。

「哼,不知道。」像個小孩般地耍任性,頭還故意往另一旁偏。

「不知道啊……」虎故意繞到沙我面前,兩人的臉就快緊緊貼牢。

「啊--靠這麼近要幹麻啦!」本是準備好手要推開虎了,卻又在最後一秒想到昨天的事情。

沙我的動作盡收虎眼底,「要推就推啊……反正都習慣了。應該也不差這一次吧!」

「習慣?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會習慣!」沙我差點氣得當場拿起枕頭砸了眼前這隻大笨虎。

「……」像是被說踩中心事的虎,無法反駁也無從反駁起,因為沙我說得沒錯。

「你看,說不出來了吧!」

「所以呢?!」虎低頭,不想與沙我形成正面衝突。

「我只是不想再傷你的心!為什麼你要表現得是不干己的樣子?」沙我找不到自己生氣的原因,是他太在意虎了嗎?

「那你想怎樣?」

「你要好好地正視你的心--」沙我激動地說著,不顧現在自己是病人的身分。

「心?呵,你應該對自己說這些話才對!」虎挑了挑眉,隨即冷笑;想當初,虎也說過相似的一句話。

「我?!我雖然不知道以前我到底是怎麼傷害你,但現在的我絕對比你還要坦承、還要更了解自己的心意。」

「你哪裡坦承了?你不過只是個什麼都不清楚、什麼都不知道空有一個沙我外表的人!」虎因一時的生氣,任何不堪入耳的話都已迸出……即使收回也未必能復元。

沙我垮下肩膀,無神地望著前方。被傷害了,徹徹底底地、體無完膚;當時的虎也是這麼難過吧,無形之中互相傷害,痛的還是彼此,為何不能敞開來說……

「沙我……」嘗試搖晃著沙我的臂膀,沒有任何回應,像是失了魂般的。

「沙我!」

沙我冷笑了,僵硬地抽動著嘴角,「是啊!我就是空有沙我外表的外人,可是我這個外人偏偏愛上你了啊!」怒吼的沙我流下淚水,這應該是他第一次在虎的面前如此難堪吧。

被沙我的一席話給震撼住的虎,良久才得以反應過來,「別哭了……」伸手打算抹去沙我臉頰上的淚水,卻反被惡狠狠地甩開。

「說這些有什麼用!」沒落地低下頭,無助的淚水拼命似的往下掉。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虎無預警地跪了下來,「只是氣話,不管沙我變成怎樣,我還是會愛著你、在你身邊陪著你。」

「不准你跪我!你快起來。」見到虎如此衝動的舉動,沙我的眼淚更像永無止盡般地落下。

「不要,我要等你原諒我!」

「你是笨蛋嗎!明知道我一定會不會讓你受苦的呀……」伸手示意要將虎拉起來,卻反被虎緊抱住。

「沙我……」

「你這個笨蛋虎、白痴虎、沒神經的虎……」如此熟悉的話,也曾經在哪聽過般。

「嗯,都是我的錯……」

「啊!寬人,我們來錯時間了。我們還是回去上課好了。」剛踏進病房的將,看到眼前的光景,停了兩秒後才說出話。

「呃……那就回去上課好了。」

「將他們來了啦!快放開呀。」沙我推著虎,再抹掉稍微殘留在臉上的淚珠。

「害羞了呀。欸,你們兩個也等等。」虎突然地轉過頭對著將跟寬人說著;其實他們兩個根本沒有打算要走,兩個人站在門邊偷窺著。

「終於發現到我們了啊!怎麼沙我一臉哭過的樣子啊?」將走過去,手臂勾撘著虎。

「哪有……」極力撇清著,即便是有的事情也要裝做沒事。

「死鴨子嘴硬……」

「沙我,你好多了嗎?」一旁的寬人拿了幾張衛生紙遞給沙我。

「沒問題的話,下午就能夠出院了。」接過寬人的衛生紙,沙我擦了擦。

「那──今晚就來個大餐吧!慶祝沙我出院了!」

「YES!」將比了勝利姿勢,「能夠讓你們吃到寬人的料理,真是你們上輩子修來的福氣呀!」

「是、是、是。」無奈的虎也只能附和著,萬一反駁他晚餐可是沒著落。

午後

將跟寬人已經離開,為了晚上的大餐,他們兩個已經去採購。

「醫生,我的報告如何?」已經將所有衣物整理好,床鋪旁邊也放了一個小型行李箱。沙我已將睡衣換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身休閒的裝扮。

「你都換好衣服了,我還能不讓你走嘛!記得,隔幾個禮拜就得回來複診一次,如果有發現什麼異常的話,也請記得回來。保重。」醫生幽默地說著,臉上的笑容持續。

「YA!」沙我激動地跳了起來,一方面待在這間醫院也好幾天了,早就把沙我這個『過動』的小孩弄得快悶死了,另一方面又礙於今晚寬人的大餐……怎能叫他錯過呢。

「虎,我們可以去寬人家了!」拉著一旁的虎,沙我稍微地撒起嬌。

「不先回去洗澡嗎?!」虎遲疑地問著,難道他已經忘了自己好幾天沒洗澡了嗎?

「對耶,都沒想到!那我們走吧──」

兩個人交纏著雙手,步出病房外,臉上滿溢幸福。即便失憶,還是可以過得很高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