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アリス九號】Dazzlingly/SH.TS(四)

「虎,你很愛我嗎?」沙我突然不加思考的迸出這句話,不僅嚇壞了虎,就連自己也感到幾分詫異。

虎驚訝地點了點頭,「為什麼這麼問?你看不出來嗎?」

「不是的,我看得出來。但……以前的我一定沒有發現才對吧。」極力反駁著虎,不知怎麼地沙我不想被他誤會。

「呵……我還真希望以前的沙我能像你一樣坦率。但是都已經過去了……」虎冷笑,是痛苦、無奈湧上心頭刺痛他。

「過去又怎麼樣!難道你不希望你愛的沙我回來?」沙我緊揪住棉被,傷口因過大的動作而滲出些微的紅絲。

「你以為我不想嗎!你以為我很愛折磨自己嗎!你到底懂什麼,你什麼都不懂,你根本不知道我到底等他等多久了!」一直低頭的虎也凶惡地回話著,只差沒上前抓住沙我。

沙我頓時無語,失神地望著窗外;是阿……他什麼都不知道,他只是個病人,一個失憶的病人。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虎再度低頭沉默,「……我比任何一個人都還希望……希望你快點好起來。」

「我懂……」沙我閉上雙眼,極力尋找曾經在他腦海中那些虎的記憶,可卻徒勞無功,換來一陣痛楚;沙我一手抓住頭,另一手則瘋狂地扯著棉被,臉上掛著痛苦猙獰的面孔。

「沙我,你怎麼了?你頭在痛嗎?」虎一察覺到異樣,便上前觀看。原本包紮得完好的紗布,也逐漸變形。

「好痛、好痛阿……」看著沙我幾近進入瘋狂狀態,虎也顧不得左右地親吻了他。

虎強硬地含住沙我唇瓣,舌頭亦放肆地進入沙我因疼痛而微啟的雙唇,恣意地在裡面胡作非為。

沙我稍微發楞了會,才意識到虎在『侵犯』他,下意識的將他推開;回想起當初,沙我也是因為這樣才將虎推開的……

虎被沙我推開後笑了,無奈地笑了,「又被推開了嗎……」

沙我臉上的紅潮尚未散去,「『又』嗎……」,沙我頓時抬起頭看著虎,神情憔悴的他看似真的很需要一個人的擁抱。

虎沒有回答,只是默默地走出病房;不久過後,醫生與護士都到沙我的病房了,護士還拿了些幫沙我換藥的用品,熟稔地拆掉殘破不堪的紗布,再換上新的。

「醫生我什麼時候才能出院?」沙我著急似的問道,也不管護士正為他換藥。

「基本上在做些精密的檢查,確認無誤後即可出院。但每個禮拜還是得固定回來看診一次,以防你的症狀有所變化。」

「那、什麼時候你才要安排我做那些檢查?」

「可以的話,今天晚上就能幫你安排了,但是十二個小時以內不能進食。檢查結果大約明天下午那段時間就會出來了。」

「我知道了,謝謝。」

醫生護士隨後離去,寬人與將在這時候卻進來了。

「沙我,你睡得還好嗎?」寬人與將十指緊扣地走進來,甜蜜的模樣不言而喻。

「嗯。你們不上課也沒關係嗎?」

「『也』嗎?虎來過了?」將總是能夠將別人的話分析地很清楚,即便是事不干己的也能夠如此。

「嗯阿……不過好像離開了。我又傷害了他……」沙我低頭,眼眶裡的淚水已經在打轉。

「怎麼了?」將一手撫著沙我的頭髮,另一手則靠在他臉頰上。

「剛剛我一直想要想起過去跟虎的記憶,但是卻引來一陣頭痛……虎為了不讓我想那些就……」,沙我不爭氣地流下淚水,滾燙的水滴不經意地滑過將的手。

「他親了你吧?然後你推開他了吧?」將抹掉沙我臉上的淚水,他可從未對寬人以外的人如此溫柔。

沙我點頭,「我不是故意推他的……只是現在的我沒有權利,更沒有資格去擁有。」

「不,你有的,一直都有。不管沙我變成怎麼樣,你還是虎愛的那個沙我。即便是失憶,虎還是會等著你的。」將的一席話足足震撼了沙我的心,不僅是給沙我安慰更是最大信心。

「喂,別趁機偷吃他豆腐。」此時,門邊卻傳來虎的聲音。

「我只是安慰好嗎!安慰你懂不懂嘛!」將笑了,拿起虎手上的一袋飲料,選了他最愛的豆乳,另外還拿了寬人最愛的ピルクル,「寬人給你。」

「虎,我……」

「無所謂了,我只求你快好起來。」虎在沙我的額頭上落下輕輕的一吻。

「唉唷,我們兩個還在耶。不要這麼親熱嘛!」一旁的將數落起虎跟沙我,旁邊的寬人也跟著笑了。

「去死。」虎給了將一個白眼,「寬人,你們很久沒親熱了嗎?這傢伙看起來挺饑渴的阿……」
寬人頓時漲紅了臉,說到親熱阿……他們好像真的很久沒有……

「你在說什麼鬼話啊!不可以玷污我們家寬人!」將一手將寬人攬在自己懷裡,顧不得他手上還拿著飲料。

先是沙我撲哧的一笑之後,接著大家也跟著他笑了。

夜晚

「檢查的時間到了……虎你陪我去,好嗎?」沙我狀似小孩般地拉著虎的衣角。

「那我們也先回去了喔,虎,沙我就交給你啦。」將跟寬人站起身來,「寬人我們走吧。」,將拉著寬人的手。

「嗯。虎、沙我再見。我們明天再來了。」寬人笑著手還不忘向他們揮了揮。

「好。路上小心!」目送著寬人與將離開後,虎也陪著沙我去做檢查了。

「將……」走在後方的寬人,突然發出小小的聲音。

「怎麼了?!」將溫柔地停下腳步,凝睇著低頭的寬人。

「……你要不要去我家?」寬人漲紅著臉說著,「你好久沒去了……」

「嘻,你果然還是受到虎的影響吧!」將笑著,捏了捏寬人的鼻尖,「還是你想……?」

「呃阿──」寬人驚訝地倒退好幾步,羞窘的模樣實在可愛到不行。

「什麼啊!我是想說,你是不是要我陪著你啊?」這隻兔子果然夠可愛,什麼都還沒說他就已經害羞成這樣,萬一將半夜真的給他……那他不就嚇得逃出自家門口了。

「你幹麻不講清楚啊!害我誤會……」

「誤會什麼呀,你這隻色兔子!」雖然將嘴上沒有說得很明白,但其實最邪惡的就是他了……

「才、才沒有。那你到底要不要去我家啊?」寬人一旦撒起謊來就會結巴,身為他的愛人──將也是很明瞭這點的。

「我怎麼敢說不呢!我可愛的兔子。」將再次將寬人攬回自己的懷抱裡,「……我知道你很寂寞,是我的錯……別人的事我可以處理的好好,自己的事情卻很糟糕……對不起……」

「不……我很高興將會對我說這種話,表示我在你心中有一定的份量。」寬人摸著將的頭髮,像哄小孩子般地;也許,最脆弱的是將而不是寬人……

「好,那我們快去你家吧!」驀地,將突然不再憂傷,只能說情緒管理的太好了。

「你也轉的太快了吧……」還未能反應過來的寬人也只能無奈以對,「真不懂你剛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後者的話說的很小聲,不仔細一聽的話還不知道在說什麼。

「絕對是真的,不要懷疑我對你的心意……」即便是多麼正經的話,將還是能夠表現得一派自然。

寬人突然緊抓住將的手,雖然沒有回話,但行動卻表明了一切。

到了寬人家門口,將還真有一點懷念。距離上次來已經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就連寬人的爸爸、媽媽也不知道多久沒看過了。

「你很久沒來了吧?爸媽很想你,他們還記得當初那個被欺負的小孩總是會哭哭啼啼跑來這裡找某個人……現在阿……」寬人突然想起小時候的模樣,這附近的小孩不知怎麼地看到寬人總是很害怕,但看到將卻總是欺負他。

「你這是在趁機數落我嗎?」將笑著,心裡滿溢幸福。

「當然囉!進去吧,我媽已經煮了一桌好菜在等你了。」寬人迫不期待的踏進大門。

「是在等你吧……真是的。」

「爸、媽,你們看我帶誰回來了!」

寬人的媽媽還特地走到玄關迎接寬人與將,「這不是將嘛!都這麼大了阿……」

「媽,你還當他是當年的愛哭鬼嘛!?」

「伯母,好久不見。」雖然將的臉上掛著笑容,但他心裡已經想好各種不同念頭來教訓寬人。

「快進來,外面站久了會著涼。」

進入了寬人的家裡,將總是覺得有幾分熟悉,應該是因為小時候就常來的關係吧。

在幾經寒喧過後,大家也開始用餐,本是一小時就能夠了結的晚飯,卻被聊到兩個小時後才算真正結束。

「將,我看你今晚就住這好了。」驀地,寬人的媽媽提出這要求,或許她不知道這樣是在引狼入室呀。

「好啊!就麻煩你們了。」沒理會寬人在一旁的怪異表情,將爽快的答應了。

「耶……」什麼──將晚上住我家?要跟我睡在同一張床舖上?那、那萬一他突然對我──那該怎麼辦阿?!

察覺到寬人的異狀與臉上的紅潤,將笑得很開心。他可期待著等等他們共處一室的夜晚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