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アリス九號】Dazzlingly/SH.TS(三)

過了良久,沙我才把虎推開,「太……太突然了。」;即使作好心理準備,但還是會在事情發生後被盡情摧毀,無法預料亦無法避免。

「你想違背自己的心意嗎?」虎倒退踉蹌幾步,「真搞不懂我怎麼會愛上你!」,說完虎便離開了。

沙我尚未能反應過來,眼淚卻已經攻陷他。無助地蹲坐下來,過去的笑容不再。

……你這笨蛋虎、白痴虎、沒神經的虎!丟下我一個就走是什麼意思啊!我只是說太突然了,又沒有拒絕你,你是蠢蛋啊!

上百個可以用來罵人的字彙,都已經被沙我用罄。僅能默落地哭泣與咒罵。

翌日。

沙我依然走著平常上課的路線,只是身邊缺了個可以聊天的人……

「沙我──」

聽見後方傳叫著來自己名字的聲音,回首一看才發現……不是他所冀望的人。

「寬人跟將阿……早安阿。」沙我依然露出笑容,但卻顯些僵硬。

「咦,你跟虎沒有一起上課嗎?」一旁的將馬上觀察到沙我的異樣。

「呃……我們上課路線不一樣阿……」沙我掩飾住傷痛;事實上,虎跟沙我每天都是一起上下課,回家的路線也都一樣。

「是吵架了?」將再次提出疑問,觀察力敏銳的他,任何小事可都瞞不過他的。

「將,這樣很失禮。」寬人終於跳出來滅火,可是他都不知道虎是喜歡沙我的阿……

「寬人,沒關係。我們……的確吵架了阿……」沙我很無奈,他真後悔當初不該說出那句話的,但如果自己能夠再直接一點就更好了。

「沙我……難道你不喜歡虎嗎?」

「不是不喜歡……是我太笨了阿。總是沒有考慮到那隻笨老虎的心情,自己也是不夠坦率……害我還真羨慕你們兩個。」沙我冷笑,是羨慕還是忌妒他也不曉得;其實,再努力一點,他就可以得到了……

「你應該也很清楚他在你心中的地位吧。虎是真的很愛你,你……就好好想清楚吧。」將拍了拍沙我的肩膀,「寬人,我們走囉。」

沙我停下腳步,低頭沉思。

是啊……虎在我心中的地位是沒有人能夠取代的。那我到底在不坦白什麼?我到底在遲疑什麼?

「咦,天野同學今天沒來嗎?有哪位同學可以幫忙放學後拿作業去給他的?」

「我──」沙我迅速的舉起手來。平時班上就屬他們兩個感情最好,假若沙我沒舉手的話,同班同學應該也會推派他交給虎。

「坂本同學,就麻煩你了。這是後天要交的作業,請他千萬別忘記了。」

「知道了。」接過老師手上的作業;沙我心想,總算有個理由去看他了。是該說清楚了,再畏縮也不是辦法。

走在去虎家的路上,沙我一直幻想著等等見到虎該說些什麼話好。也想著該如何回應他的情感……正當沙我開心地想著時任何可能發生的情形時,後方卻有部車快速的迎向沙我。

刺耳的煞車聲,乍然響起。緊接著是碰撞到物體的聲音。

刺鼻的藥水味與疼痛感侵襲上來,沙我不由得輕皺了眉心。

「沙我……」

是誰的聲音,在呼喚著我……好溫柔卻又好陌生……

「將,你看沙我會不會有事情?」

這又是誰的聲音……是寬人嗎?

「放心。醫生說會沒事的。」

是將吧……這聲音。

沙我緩慢地睜開雙眸,映入眼簾的是蒼白的天花板,以及未曾見過的擺飾。

「沙我,你終於醒了!你有沒有怎樣?有沒有哪裡痛?」虎輕撫著沙我的雙頰,如此溫柔的虎是將跟寬人從未看過的。

「你……?是誰……」頭上裹著白色繃帶的沙我,一臉疑惑地看著虎。

「……你不會是在跟我裝傻吧你!你給我好起來,把我的沙我還給我!」虎完全崩潰,無法接受的事實,他不想聽。

「將……他是誰,叫他走開,我不認得他呀。」沙我一手抵著自己的頭,另一手則緊揪著白色棉被。

「虎你別這樣!寬人,快去叫醫生。」將把虎架住,免得沙我又受到傷害;寬人聽到將所說的話後,便馬上去叫了醫生。

「沙我!你這傢伙,就算你不愛我也不需要這樣折磨我啊!你快回來,我只要以前的沙我!」虎用著幾近嘶吼的聲音說著。

「虎你夠了!別這樣!」正當將要給虎一拳時,寬人剛好及時攔住他。醫生跟護士,也在此時到了現場。

在醫生與護士的幾番檢查之下,沙我只是受到一些擦傷還有輕微腦震盪。而腦震盪則是害他遺忘掉虎的主因。

「醫生,難道他都不能夠恢復記憶了嗎?」將提出了大家都想知道答案的問題。

「這個我是不能夠保證,每個人復原的情況都不同,接下來就要靠你們讓他去想起過去的記憶了。他的情況算還蠻特殊的,受到那麼大的撞擊力,腦部卻沒有出血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謝謝你們,醫生。」最後將跟寬人還很禮貌地向醫生道謝;醫生笑了笑之後,隨之離去。

「虎,你先回去吧。我跟寬人會幫你照顧沙我的……而且,我想你也累了吧,在這裡照顧了他那麼久。明天還可以再來的。」將拍了拍虎的肩膀;自從沙我一發生車禍後,虎則是不眠不休地照顧他,即使他昏迷了整整三天。

「……我懂了。就麻煩你們了。」虎黯然地垂下眼簾,即使不願意,還是得離開。

「沙我,你還好吧?」寬人在沙我面前晃了晃手,手上還拿了一小塊蘋果,「你要不要吃點水果呢?」

「謝謝你,寬人,我很好、真的。」看著虎落寞的離去,沙我心頭乍然一痛,淚水也不由自主的滑落。他找不到令他心痛的理由,以現在的他來說。

「沙我,你怎麼哭了?是哪裡在痛嗎?」寬人慌張地用衛生紙擦式沙我的淚水。

「沒有……哪裡都沒有痛……」

「是心痛吧?」將出了聲音,接過寬人手上的蘋果。

「將!」寬人稍微使了個眼色給將看,可惜將卻視而不見。

「心……痛?」沙我疑惑地看著將,在將佈滿紗布的的右手輕輕地移到左胸。

「想聽你們以前的故事嗎?雖然我們不是認識很久了,但至少也該對你說些關於虎的事情。」將再拿起一旁被切好的蘋果,不疾不徐的嘴裡送,就如同他處理著他們兩個之間的事情般。

沙我微微點頭;事實上,他並不討厭虎,就現在的狀況而言。但他卻很畏懼那層陌生的感覺,他要的不是這個。

「那我就不保留囉!事實上阿……虎那傢伙很喜歡你……我想你們兩個是對彼此是有感覺的,只是,雙方都不想破壞現在的關係,你懂嗎?」將跟寬人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

不等沙我的回應,將又繼續說著他們以前的事情,新生訓練、剛開學大家一起吃飯的時候……直至夜晚。

「沙我,我想你也累了,沒想到我對一個病人這麼壞。」將站起身來,幫沙我調整了病床的高度也幫他拉好棉被,「你早點休息吧。明天我們會再來的。」

「將,謝謝你跟我說了那麼多。我一點也不累,我還很開心。」沙我笑著,「還有,你跟寬人很幸福吧?」

「當然!相信你也會的!」將拉住寬人的手,或許在沙我的眼裡看起來有幾分刺眼吧。

「沙我,那我們明天再來看你囉。」寬人向沙我揮了揮手,笑容極為可愛。

「恩。」目送著寬人與將離去後,沙我總算得以休息。

躺在冰冷的病床上,沙我很孤單,在還沒有醒來之前,他一直覺得很溫暖……一股莫名的溫度包裹著他。

是虎吧?那個自稱愛我的男人,那個說我折磨他的男人,那個曾經跟我很好的男人……不記得了,都忘記了。

翌日。

一大清早,虎就來探望沙我。畢竟是病人,伙食全由醫院供應,虎也就沒帶外面的食物來探望沙我。

靜悄悄地進入沙我的病房,床上的人依舊熟睡著。即便頭上包著白色紗布,虎還是覺得他很美,但心裡總會心疼。

站在沙我病床旁,虎畏懼的伸出手輕觸沙我臉頰。瘦了,僅是三天尚未進食,原本就已經夠纖細的體態更顯得搖搖欲墜。

「沙我……都是我的錯。」虎不爭氣掉下淚水;第一次為了沙我掉眼淚;第一次如此希望躺在病床上的人是他而不是沙我;第一次心疼到想將他緊緊擁抱在懷裡。

感到臉頰上滑過熱淚,沙我緩慢地睜開眼睛。一慣的溫暖,在臉頰上發疼著。

「虎……」雖說記憶還未完全恢復,但沙我對虎也有了一點點的印象。

「沙我!」抹去不該殘留在臉上的淚水,虎故作鎮定。

沙我笑了;陌生的笑容,不再屬於虎。「這麼早?」

「嗯……」虎平淡地回了一句,隨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虎,再給我一點時間……我會想起來的。」沙我閉上雙眼,想著昨天將跟他所說的事情,「對不起……」

「不用急,時間……很多。」說不心急是騙人的,虎只是不增加沙我的壓力。

「不去上課,沒關係嗎?」沙我又問;雖然這種很沒意義的話題一直持續,但這是唯一讓沙我更快了解虎的方法。

「沒有什麼東西能夠比你重要……就算是在這裡看著你一整天,我都不會覺得浪費。」

沙我又笑了,帶點甜蜜的笑容,或許這才是他內心深處所想聽的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