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アリス九號】Dazzlingly/SH.TS(二)

新學期即將來臨,寬人與將將升上二年級了,而NAO則是升上三年級。

寬人跟將好死不死都被同學推薦為帶領新生的成員,與處理他們一些相關事情。

「ね~将,你猜這次新生會有很可愛的學弟、妹嘛?」寬人特意繞到將的面前問著他。

「怎麼,你想染指學弟嘛?」將刻意調高音調,就連秀氣的眉毛也不經意的微皺起來。

「唔,吃醋啦!」說完後,寬人將手緊緊勾著將的手。

「才沒有呢。」將把臉轉向其他地方,不讓寬人看到他生悶氣的模樣。

寬人似笑非笑地,兩個人就這樣親密地在教室玩鬧起來。

「小原同學、緒方同學,可以麻煩你們去帶一下我們班的直系學弟妹嗎?」

「哦,好。」將跟寬人不約而同的一起回答,剛剛的嬉鬧聲僅止於老師進來的前一秒。

「各位學弟、妹,這裡就是你們的教室了。麻煩進去找個位置坐下來,你們班導等等就會來了。」寬人站在教室門口,指導著吵死人不償命的學弟妹。

某幾個小女生圍成一群,仔細討論著將跟寬人,也注意著自己的班上有什麼好看的男人;還真看不出是來參加新生訓練,還是來當美男子講評大賽的評審‥‥

「學長,我有問題。」驀地,某位學弟舉手了,「請問你讀哪一班,叫什麼名字?」,當著新同學面前,沙我毫不保留地問著寬人。

「耶?」寬人詫異又帶點害羞,完全被將看在眼裡。

「各位同學,請安靜。」突然,老師剛好出現,挽救了寬人一命。

寬人一直想著剛剛那個問題,算是撘訕嗎?還是‥‥惡整?

一旁的將從頭到尾都沒說話,但很目光卻很兇惡的瞪著沙我;倒是沙我卻很開心的與隔壁的人聊天著。

「沙我!你為什麼剛剛要問那個問題?」

「虎,你吃醋了嘛!」沙我始終保持著笑容,「你不覺得他很可愛嗎?」,說完沙我又望向寬人。

「你沒注意到他旁邊有個人在瞪你嗎?」虎正經的說著,即使被沙我說中內心的話他還是不為所動。

「唔?」沙我又往將的方向望去,「哇……他好像要把我殺了一樣呢。」

「好的,那麼我們就來例行每年新生訓練都得作的一件事情--自我介紹。那就先請坂本同學介紹,下一位就請天野同學準備。」

「我叫坂本貴志,大家叫我沙我就好了。興趣是~小狗和散步,專長是貝斯。請大家多指教。」沙我介紹完之後,還不忘擺出嫵媚的姿態。

「好的,接下來請天野同學。」

「天野真志,叫虎就行了。興趣是滑板,專長是吉他。」虎回答的簡短,但內容卻很充實。

原來他叫沙我阿……雖然人長的還不錯,但就是太直接了點;此刻寬人的內心正在環繞沙我打轉。

那傢伙是怎樣啊!騷成這付德性,有我在寬人才不會被他誘惑走呢;將卻在這時個時候大吃飛醋,雖然口頭上沒有說出來,但臉上卻已經冒上青筋。

唉呀……那學長真的好像兔子喔……簡直越看越可愛阿,真想帶回家養;沙我一手撐住下巴,仔細凝睇著講台旁的寬人。

真想挖掉那傢伙的眼睛……自己的情人不管好,死瞪著『我家』沙我是怎樣;虎也在這個時候大吃醋了,雖然他知道沙我很妖豔,但將也沒有必要死盯著他吧。

「好的,全部都介紹完了吧!那你們還有沒有什麼問題呢?」無聊透頂的自我介紹終於結束,每位同學都已經歸心似箭,雖然說有四位美男子可以觀賞,但各個表情卻都怪異……實在提不起欣賞的意願。

「我有!可不可以請前面的兩位學長稍微自我介紹一下呢?」沙我倏地舉起手來,臉上愉悅的表情不言而喻。

老師示意的做了一下動作。

「唔……我是緒方寛人,叫我寬人就好了。」寬人很害羞的說了幾句,但聲音至少清晰的可以。

「欸,虎你聽到了嘛!他叫寬人耶,是寬、人喔。你不覺得他很像兔子嘛?」沙我一聽完寬人的介紹後,就轉過去跟虎談論起寬人的名字。

「小原一将,叫将就好。」將忍著內心的怒氣,因為他看到沙我聽到寬人的名字之後,HIGH的什麼一樣。

「所以呢?你想領回去養就是了?」虎不以為意的語氣,更顯得他是在生氣。

「是還蠻想的阿……但我知道你會不開心……」沙我最後那句說的小聲,僅止於他所能聽到的範圍。

虎不再說話,原本就夠嚴肅的臉龐,現在已經臉爆青筋,拳頭緊握的跟什麼似的。

「虎……你生氣了嗎?」沙我伸出手,在虎的面前晃呀晃。

「沒有。」虎隨意應了聲,看來是生氣了,而且還不小。

「……明明就有還裝蒜……」沙我這句還是說得小聲,畢竟被虎聽到這句話,可能會大卸八塊收場吧;雖然沙我一看到寬人就左一句兔子、右一句兔子的,但他可是對虎的感覺沒變,看到虎還因此而生氣,他倒覺得幸福。

「今天新生訓練就到此結束了,下禮拜就開學了。請務必記得,也別在開學第一天遲到了。」

結束了惱人的新生訓練,每個人都托著疲憊的身軀離去。

「將,我們回家吧。」寬人拉著將的臂膀,臉上的笑容是將最愛的那種。

「寬人學長!我可以叫你兔子嗎?」沙我突然衝到寬人的面前,虎也跟在他的後頭。

「兔、兔子?我最討厭人家叫我兔子!」寬人詫異了一秒後,才作出反擊;因為生氣而漲紅的雙頰更顯得可愛。

「不好意思,我們要先走了!」這回換將拉著寬人,如果在晚一秒離開那裡的話,將可能真的話宰了沙我。

「耶!虎,你猜他們兩個是不是一對?」沙我的神經像慢了半拍似的,好一會才理解到將跟寬人的關係。

「你現在才驚覺啊?真笨……」算了,不夠笨我也不會愛上你……是虎的內心話,但他無法脫口……會害怕失去。

「嗯!是不聰明阿……」不過你還不是喜歡我了?沙我也很明瞭,一但兩人有所行動,勢必會影響到日後的相處,不想太過尷尬,保持現下就是最好的狀況。

「將……我真的,很像兔子嗎?」寬人停下腳步,咬著下唇低著頭。

「是很像阿……但能叫你兔子只有我!」將回頭望著寬人,「誰都不准!」,將拉住寬人的手。

寬人笑了,一慣的笑容,只給將看見。不會特意為了誰……就像為了將而存在的笑容。

回到家以前,兩人都沒有對話,但彼此的手卻緊握著。

「欸欸欸,妳們知道嗎?這學期新生有幾個都好帥喔!」

「我知道我知道,就是小原一将他們班的直系學弟呀。好像叫坂本貴志的耶!人長的高還很漂亮阿……」

「他旁邊不是也會有個叫天野真志的嘛!?我覺得他冷酷的樣子也很好看呀!」

一群女生正再圍成一圈,討論著今年的新生。各個妳一句我一句,整個走廊充滿著她們的談論聲。

「Hey,學姊,妳們知道寬人學長的班級在哪嗎?」沙我很不怕死的跑過去問著,或許他還不知道那群女生正在討論他吧;一旁的虎已經將臉轉向其他地方,連理都不想理。

「坂本跟天野……直走過去第一間就是了……」被問話的女生手指著最右邊的教室,驚訝的程度不失其他的女生。

「謝啦。對了,以後叫我沙我就可以了。」沙我慣性的露出笑容,殊不知這動作已經把這群女生給迷惑住。

沙我走沒久後,女生們發出瘋狂叫聲……

「真吵……你去找他幹麻阿?」虎無法忍受過度聒噪的女生,手還隱約捂著自己的耳朵。

「沒阿。想為上次的事情道個歉嘛,順便約他們一起去吃個飯囉!」沙我似乎不把虎不悅的語氣聽進去,臉上依舊是笑容。

「這樣會被他旁邊那個人誤會吧。」虎很無奈,但他就是拗不過沙我這可愛的個性。

「只是想做個朋友!」沙我丟下這麼簡單的一句話,「而且,寬人學長真的太可愛了……」

「寬人學長!」沙我把頭探進寬人的班級一看,好似做賊般,偷偷摸摸地。

正和將聊得開心的寬人,將目光轉移到門邊,露出一臉疑惑地表情,真是可愛至極。

將也隨之轉頭,臉上頓時蒙上一層灰。

「寬人學長、將學長,我們可以請你們一起吃午餐嗎!」沙我拿出預藏在身後的一人份午餐,雖說是一人份的午餐……但實際卻有五人份。

「午餐--可以、可以,我要!」寬人一聽到午餐就投降了,管他是好人還是壞人,只要有食物給他吃他都好。

「將,一起去嘛!」寬人直接拉起將的手,直奔沙我。

「寬……」將還未說出話,就已經被寬人拉走﹔雖然很不願意跟沙我還有虎一起吃飯,但即便如此他更不想看到寬人不開心的樣子。

「坂本學弟,真是謝謝你們阿。雖然上次我們對你們很不禮貌……」寬人跟沙我走在前頭,而將跟虎則是在他們後面﹔這四人走在走廊的畫面宛如活生生的藝術品。

「不用叫得那麼生疏拉,叫沙我就好了★。我們也有不對的地方呀!」沙我笑著,「你說是吧,虎。」

虎微微點了頭,雖然很不想承認他們也有錯誤,但基於禮貌不得已的。

「警告你們呀……最好別打我家寬人的主意……」將用著僅能讓虎聽到的聲音說著。

「這是所謂的下馬威嗎?我對他可是沒興趣……至於沙我,我也不會讓他被搶走的。」虎不以為意地說著,但一講到沙我整個人卻嚴肅了起來。

「早說嘛!怎麼,還沒表白嘛?」驀地,將豁然開朗,原來他扭曲了沙我對寬人的意思了。果然應正了『情人的眼裡容不下一粒沙』這句話。

「唔……」虎像是被踩到地雷般地說不出話來,就連帥氣的臉龐也稍微扭曲了一下。

「唉唷!看得出來你應該很喜歡他吧……他呢?」將稍微用手肘抵著虎的手臂。

前面聊得開心的兩人突然聽到將叫了一聲後,還特地轉頭過去看。最後又對著他們兩人一笑﹔尷尬化解了,誤會消除了。

「不知道!大家……都想保留住最後那一道防線……」

「這樣可是會扼殺了自己的幸福。你怎麼沒想過……或許,他也愛著你呢?」將丟下這句話之後,便跑向前頭加入寬人與沙我的話題。

或許我早該如此,只是畏懼失去,一直無法有所行動……真蠢。一點也不像我,真是一隻大笨虎。

在愉悅的交談聲當中,大家走到了校園中較為陰暗的草皮上。

沙我打開了自己準備的的『一人份午餐』,菜色極為豐富,不僅視覺享受到了,就連味覺也是。

「哇阿--沙我,看不出來你這麼厲害呀!」寬人已經無法忍受地將手伸了過去,食物在嘴裡被塞得滿滿。

「寬人,你也太誇張了吧。」一旁的將雖然早已習慣寬人此種行為,但他倒是第一次看到寬人將食物塞得這麼誇張呢。

「有什麼關係嘛,反正還很多!虎、將你也吃一點吧。」語畢,沙我各拿了一個食物給虎跟將。

「謝拉。」將毫不客氣地接過沙我手上的東西,「終於了解寬人為什麼吃得這麼開心了。」

「沙我你也多吃點……」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填飽肚子後大家也各別回去教室了。

放學後--

「沙我!我有事跟你說……」虎正經地說著,是過去沙我從未看過的樣子。

「不能在這裡說嘛……?」沙我詫異地停止收拾書包的雙手。

「……我喜歡你!」

語畢,虎驀地將雙唇貼近沙我因詫異而微啟唇瓣。不是過度深刻的吻,僅是觸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