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ガゼット】六月九號?六月十號?

今天又是團練的日子,又可以見到葵了!只要一想到是團練日,麗就會將所有不愉快事情都拋在腦後,因為可以見到他最愛的葵。

而且,細數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他就越來開心。因為,一年一度的麗美人生日即將來臨。

揹著心愛的吉他,麗興沖沖將門拉開,映入眼簾的是小鬼和玲汰在玩鬧的畫面,還有戒拿著鼓棒的輕敲著鼓。

「早安呀!」麗將吉他安置好後,將手勾住小鬼的頸項。

「早……安、快放手啦!會死人啦。」小鬼不滿的抱怨著,可惜這些抗議聲似乎毫無發揮作用。

「早阿麗,這麼有精神!」玲汰笑臉盈盈,坐在沙發上點燃一根菸。

「早安,麗。」戒也放下手上的鼓棒,看著演前這幕有趣的畫面。

「阿--玲汰都不救我,自顧抽菸,真是冷血!」小鬼終於掙脫出麗的魔掌,沒好氣的看著玲汰。

「奇怪了,葵怎麼還沒來呢……」約定好團練的時間已經過了,僅剩葵還尚未出現,免不了麗一陣擔心。

「唉唷!不會怎樣的啦,再等一下好了。」一旁的玲汰捻熄了菸,順手拿起蘋果汁起來喝。

「啊!那是我的啦,笨蛋玲汰!」小鬼搶走玲汰手上的蘋果汁,好似稀奇珍寶的緊握在手上。

因為一時搶得太快,導致玲汰身上沾溼了些許蘋果汁。

「你這小鬼……居然把蘋果汁看得比我還重要,晚上你就有得受了。」抽起幾張衛生紙擦拭,些微的蘋果汁味道依然殘留著。

此時,葵揹著他的吉他,緩慢的進入房內。

「不好意思,久等了。」葵禮貌性的道了歉。

葵今天的穿著剛好露出頸項,上面可印著撩人的紅嫩吻痕。

「不……我們才剛到。」麗一見到葵整個人從沙發跳了上來,根本沒注意到他脖子上故意露出的痕跡。

葵一臉不悅的向麗看去;麗冷不防的打個冷顫,因為葵的眼神就像是在訴說著『不要跟我講話』,再者,因為葵露出凶惡的眼神,讓麗剛好看見了他脖子上不應該存在的吻痕。

玲汰跟戒看情勢不對連忙開口劃破凝重的氣氛,「好了,那開始練習吧!」

練習一陣後,麗的吉他音掉了好幾個,幸好還有葵『勉強』的補救。當然,害他魂不守舍的主要原因還是葵那恐怖的眼神,外加那該死的痕跡!

「麗?!你沒問題吧!」小鬼突然停下,轉向麗看去。

「沒、沒有。繼續吧……」麗口吃的一下,在將頭低下準備。

「欸,別逞強!」多麼冷淡的聲音從葵的口中說出,更加刺傷麗的心。

麗緊咬著下唇,丟下藍色吉他後往門口出去,「麗!」小鬼隨後跟上前去。

「葵……不會太過火了嘛?」玲汰擔心的問葵。雖然說,他也幫忙了葵一起演這場戲,而且,他脖子上的還是玲汰親口用上去的!

「還好。我還真多謝你幫我用了這個。」葵露出個難以置信的笑容,細長的手指輕輕指著吻痕的地方。

「可是,小鬼還不知道……」玲汰依然很著急著,他擔心麗會在自己的生日前做出傻事阿……萬一生日變成忌日……那、那他不就成罪人了?!

「讓他知道還得了……葵一手策劃的不就失敗了?」一旁的戒沉默許久才說話。

---

「麗!」以流鬼的步伐根本追不上麗,僅能氣喘呼呼的大街上找尋他的身影。

過了良久,流鬼終於找到麗在人群突兀的身高,「笨蛋麗,你怎麼了?!」抓緊麗的手,將他拉至人煙稀少的地方。

「小鬼……」麗終於放聲大哭,將剛才的不開心全部宣洩出來;流鬼只能用手背抹去他的淚水,因為他知道,他知道葵對麗冷淡,但那或許只是葵不懂得將情感表達出來讓麗好好感受。

「麗……你別哭了,葵他……他沒有惡意。」流鬼細心呵護著麗;或許有那麼一瞬間,流鬼很希望自己是喜歡麗的。但他不能、也不可以!不能是因為麗已經將所有焦點放在葵身上,不可以則是他現在是愛著玲汰。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愛上那個冷漠的人……明知道他不會有所回應,卻還要把自己搞得滿身是傷……小鬼……」麗蹲坐了下來,緊揪著流鬼的褲子。

「麗!你應該知道他是這樣的,一定會有那麼一天,葵會發現你對他的愛!」流鬼也蹲了下來,仔細凝睇麗,「我送你回去吧……」流鬼隨手招了一台計程車,前去麗家。

---

麗家*

日子一天天過去,麗也不再像往常一樣倒數著他的生日;ガゼット也因為如此,好幾天都沒有團練了……因為,缺了任何一個人就不是ガゼット了,所以戒個別通知了葵、玲汰六月十號後重新團練。而流鬼則是毫不知情。

麗不知道渾噩的過了幾個白天黑夜,也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一個人獨處在家,為了葵而生悶氣。

突然鈴聲大作--

『喂,是麗嘛!』開口的是玲汰。

「嗯。」麗隨意的回應著,畢竟玲汰問的是廢話……打去他家不是麗不然是誰呢?

『今天我們幫你辦了一個慶生會,記得要來哦!時間是晚上6點,地點就選戒家了,主角可不能遲到哦!就這樣啦!BYE~』玲汰說完後並未給麗回答的空間,就逕自掛斷掛電話。

「呃……今天是我生日?!」麗不可置信的看了看月曆,又開始細數著自己到底對葵生了幾天悶氣,不多不少大概有十天左右了吧。

每天的的白晝黑夜,心裡想的全都是葵,即使麗每次的付出都得不到回應……他卻還是這麼愛葵……

思考一番後,麗已經起身打算準備今天晚上慶生會該穿著的衣物了。畢竟是自己的生日,總得開心一下,過了今天再好好的大哭一場也不遲。

---

玲汰家*

「玲汰~~」流鬼貪婪的勾著玲汰的手不放,嘴裡道出的話語甜的可以。

「嗯?這麼黏阿,真是的!」玲汰順手將流鬼抱在懷裡。

「阿--」流鬼不經意叫出一聲,他或許不知道這一聲有多妖魅吧。

「哦、不,我還想保留點體力到晚上的……」玲汰意有所指的說著,隨後輕輕在流鬼額頭上輕吻。

「體力?晚上?什麼東西?阿、對了,今天是要幫麗辦生日會嗎?」流鬼傻愣愣的偏著頭,雙手攬著玲汰的頸項不放。

「是阿!屆時一定很有趣……」玲汰望著眼前的流鬼,他多麼渴望能夠馬上將他吃下肚裡呢。

「啊--那、那有邀請アリス嗎?」流鬼睜大雙眼的問。

「當然阿!所以我才說要保留體力啦!小笨蛋。」一句『小笨蛋』都說的這麼甜蜜,真是羨煞他人。

「那、那麗的禮物你有準備嘛?是什麼,快跟人家說嘛!」

「秘、密!」玲汰露出神祕的笑顏。

「討厭!都不跟人家說……」流鬼沮喪著臉,「算了!我要去喝蘋果汁了!笨蛋玲汰!」

玲汰無奈的笑著,為了不讓流鬼知道『神秘禮物』,他這次非得狠下心來。

---

戒家*

戒家並不大,不過要容納個十幾個人倒還可以。牆壁上被掛滿討喜的飾物,充滿著慶祝意味。

先來向麗道賀的是--アリス九號。NAO領著隊員們上前去,「おめでとう~~」,五人異口同聲的說著。

「那麼,就由我代表本團獻上禮物吧!」開口說話的是將,他從身後拿出兩盒藍黑色小絨布盒子。

「這……」麗露出一臉疑惑的樣子﹔雖然裡面裝的東西已經被麗猜的八九不離十了,但他要問的是『為什麼要送這麼昂貴的禮物?』

「這是送你跟葵的!不要再遲疑了。」將露出了一個大微笑,其他的團員也露出笑容。

「唉唷!都怪人家生日過了,不然我也真希望從某個人手上得到一枚戒指呢……」開口說話的HIROTO,一臉羨慕的看著麗,「麗,我好羨慕你跟葵吶。」

「呃……」將臉上一抹羞澀的紅潤,被搞得不知該哭還該笑呢。

「呵。不過,我想我還是無法收下你們的禮物了……」麗婉拒了他們的禮物,一方是他跟葵吵架了,另一方面又因為他也無法收下如此貴重的禮物。

「你們吵架了? 」HIROTO的臉龐掛起一抹詫異,即便如此依舊不失他可愛的模樣呢。

「嗯……而且,我看他今天也不會來了。」麗臉上的失望從剛開始從未轉好過;或許是我自己太自私,不該兀自生悶氣,但葵也不能夠這樣吧!莫非葵根本不知道我對他的心意?

千百個問題都盤旋在麗的心頭上,即使想了這麼多次,不親自問葵本人還是找不到答案!可是,一想到葵對他冷淡,他就無法再去跟他說上任何一句話……

「偶而鬥鬥嘴是無傷大雅嚕!像我跟我寶貝都常常那樣。不過,吵架的話絕對、絕對不能為了面子而不去道歉喔!這是很重要的,是吧,將寶貝。」HIROTO邪惡的將臉轉向將,手肘還不停的往他身上猛戳。

一聽到HIROTO驚人的話語,アリス其他三位成員都『噗哧』一聲外加差點笑倒在地。只有將一臉無奈的垮著臉,或許他心裡已經在盤算著夜晚該如何好好對付HIROTO這隻兔子了。

「是阿……我知道了。我會去找他的……」麗似乎突然燃燒起一股勇氣了,他已經決定了,他決定慶生會結束後就馬上去找葵。

「嗯嗯!那、這個還是請你收下了,畢竟這是我們對你的祝福!」HIROTO不知從何時已經把將手上的對戒拿了過來。

「嗯……謝謝。」接過HIROTO手上的小盒子,麗嘴角漾起一抹幸福的笑。

「那麼,祝你玩得愉快。」

戒的住處,此刻是很熱鬧的狀態。當然,為了餵飽各位的胃口,他從下午就忙到做料理。

「小鬼、玲汰,這段時間真抱歉……為了我個人的私心,一直都沒有團練……」走到流鬼、玲汰面前,麗只能道歉著。

「不,怎麼會。我們也應該休息一下。」

「笨蛋麗,何必這麼拘謹呢!沒關係的啦!」流鬼一手拿著蘋果汁,另一手則是拍著力的肩膀。

「你這小鬼……真是。」麗無奈著,不過他也鬆了一口氣,畢竟沒有人怪他……

「對了,麗。關於生日禮物呢,我們可沒有準備喔。」一旁的齡太突然正經說著,且未了怕流鬼插話他還特地將手緩緩爬上流鬼腰際,以防萬一。

「無所謂,有你們陪我過就夠了。」

「好!那我們今天就給它喝個高興吧!」玲汰突然拿起流鬼手上的蘋果之猛灌。

「阿--笨蛋玲汰,那是我的!」

為了不打擾流鬼與玲汰的『甜蜜時光』,麗索性跑去找戒聊了一會。

「戒,謝謝你們……」麗拿著蘋果果汁遞給戒。

「幹麻這麼客氣?我們都是好伙伴。」戒接過蘋果果汁,一口飲罄。

「嗯……這幾天,真不好意思。因為我個人的原因……」麗再次沉默,即使他再怎麼自責,他也明瞭其他成員部會對他生氣。

「一點也不,如果沉默個幾天會讓你更好,那我倒希望你能好好休息呢。畢竟,勉強的話音樂會變差的。」戒的一番話毫無責備麗的意思。

麗投給戒一個微笑,因為他很開心能夠擁有這種伙伴。

吵鬧聲夾雜著一點嘻鬧聲,麗的慶生會才剛開始。

---

十一點二十三分。

「戒,麗已經睡了。」玲汰走進廚房內,對著忙於清理的人說話。

「嗯!現在幾點了?」戒停下所有動作,好似要進行很神秘的計畫。

「已經快十一點半了。在不快送麗回去,我們等等可是會很忙呢。」

「嗯。那,你負責送他回去吧!我負責去載『那個』。」

---

麗家*

玲汰將麗送回他家後,已快到十二點整了。而將麗送回去後,玲汰也將睡得香甜的流鬼載回他家去。

驀地鈴聲大作,將麗吵醒。無奈的睜開疲憊的雙眼,勉強的跑去開門。

「誰阿……」麗看著外頭,只見外面擺了個跟他身高一樣大小的紙箱佇立在外。紙箱上還明顯的綁著紅色的緞帶,看似禮物……不過這禮物也太大了吧?

「這什麼東西阿‥‥」麗仔細凝睇著紙箱,紙箱上貼著『生日快樂』。

麗用盡力氣將紙箱搬進屋內,裡面的東西重得不像話。將紙箱外的緞帶拆掉,印入麗眼簾的居然是--葵!

麗已經無法動彈,他沒想到葵居然在裡面?!

葵動了動,「幹麻驚訝成這樣呢……麗?」葵伸出手撫摸著麗的臉頰,「好久不見啦……你越來越瘦了……」

麗瞪大雙眼,只能任由葵在他臉上恣意的觸碰;無意間,葵似乎在他臉上摸到濕熱的液體。

「哭了啊?別哭啊,壽星怎麼可以亂哭呢?!」葵用著手背抹去麗臉上的淚水,也從特大的紙箱裡拿出一張卡片。

「你怎麼會這裡面……?」麗哽咽的問道。

「你是傻瓜嗎?當然是來祝賀你生日的啦,我要當……今年第一個祝福你的人!」葵所說的話根本令麗摸不著頭緒;他的生日不是已經過了?而且大家也都有來祝福他的阿……

「看你這副模樣,想必你一定還不了解吧?其實呢……現在才剛六月九號喔!」葵指了自己手上的手錶,時針、分針正巧都停在12上頭。

「可是……明明昨天才是六月九號啊!今天應該是六月十號才對啊!」麗仔細想著自己這幾天渾渾噩噩的生活,他應該是不可能蠢到把時間算錯的吧。

「不過,現在確確實實是六月九號阿。」葵無奈的笑了,手上的卡片也已經準備好給麗。

「……給我的?!」麗看了看葵手的卡片,而後接過。

拆開卡片,上頭是ガゼット各個成員送給他的留言。

麗:笨蛋麗,先祝你又老一歲了喔!對了,這次計畫可都是葵想的呢,連我也是最後一個才知道他想的這個點子!如果,這麼好的一個男人你不收下來真是太對不起我們了哦!記得,我明天想看你們兩個一起來團練喔! 流鬼。

麗:首先我要先跟你說對不起,因為我幫葵製造了他頸上的吻痕。相信你也很想知道那個吻痕是誰用的吧,如今知道是我用的就希望你別生他的氣了,你不也氣很多天了嗎!但願你明天見到我不會把我給殺了才好。最後,祝你生日快樂。 玲汰。

麗:生日快樂阿,麗。不知道我們送的禮物是否合你胃口呢……?!我猜應該很合吧!畢竟是你最愛的葵啊。愛他,就好好的說出來,懂嗎?! 戒。

密密麻麻的卡片上充滿著ガゼット對麗的關愛,原來是這麼一回事,打從一開始麗就是被蒙在鼓裡,為了給他一個驚喜,葵不得出此下策。

「不知道……你願不願意繼續聽我對你的祝福呢?」葵打破了沉寂的空氣,見麗點了點頭後他又繼續說,「我想你應該從アリス那裡拿到戒指了吧!那是我今後要束縛你的東西……我--城山優今後只愛你一個人!」語畢,葵的雙唇附上麗,吻並沒有持續多久,只是很輕很輕的觸碰。

麗再次留下眼淚,這次的眼淚是因為感動、欣喜而落下的。雖然臉上充滿淚水,但至少心裡是開心的。

拿出收藏好的對戒,麗拿起葵的那指,輕輕套入他左手無名指;葵也如法炮製的將它套入,並拉起麗的手背輕輕一啄。

「麗公主‥‥你好美‥‥」葵撫了撫麗的臉蛋,在麗這幾天因為他的關係而消瘦的雙頰,使得他更心疼眼前的人。

「公、公主……」麗羞窘的低下頭,試圖迴避葵熾熱的眼光,一但被葵凝視著,他總是會絕得自己快被他的雙眼給熔化了……

「我美麗的公主……你還沒有許願望呢!」葵露出笑容,看著眼前的美人。

「阿‥‥那麼,我許三個願望好了!第一,我希望ガゼット一直存在著。第二,我希望世界和平。至於第三呢……我得要保留點神秘感囉!」麗雙手交叉的放在額頭上方,似乎很虔誠的在許這願望。

「哦!不過你也真老套,還世界和平啊!不過,我喜歡‥‥」葵摸了摸麗的金色頭髮,再次的附上他的唇。淡淡的、輕輕的,沒有任何痕跡般的印下……

麗臉上漾起一抹微笑,那朵微笑似乎已經間接透露出他的第三個願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